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酒鱼】荒谬沼泽

一篇一年前的旧稿。名字乱起的。证明我活着回来了。
本来是想写小黄文的,写着写着终于写不下去了……所以,没有h。【严肃】
希望不要屏蔽。
码的时候简直都要羞耻死了……
——————————————————————————

在被人们称为魔鬼沼泽的黑色街区,充满着暴力与肮脏,随处可见捏着碎瓶子喧哗闹事的酒鬼与面色形似猛兽的大汉。
以上两者,是使警察最为头痛的存在,但他们在这个街区里,甚至连个人物也算不上。那些真正隐藏在黑暗幕后的人,往往更像是无辜被牵扯进来的普通人,使那些探不明真相的警察无计可施。
这个街区,唯一像点样子的酒店便是沼泽酒店。酒店的名字似乎是老板的恶趣味,为了与这个街区魔鬼沼泽之名相映衬。酒店大门十分狭窄,仿佛被夹在旁边的赌馆与酒吧中间,穿过一条长廊之后,还有一道楼梯挡住了半个前台。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开在这里的酒店必然是色情场所或势力头子的秘密据点,但从没有人来管过,对这里的盘查最多也就是例行问话了事,据说只因为老板是这个街区所有人的金主,包括警察。
嘁,老板真TM蠢。那个傍晚李白正拎着一瓶龙舌兰要走进酒店,一眼瞟见酒店的店字少了一点,原来是被今早老板粘上去那朵带刺的玫瑰花挡住了。这TM是对文字的亵渎好吗,李白想。他好费劲才看见了还粘在上面的那朵玫瑰,原本鲜红的花瓣此时布满了大片枯黄,瑟瑟摇摆在昏暗的夜色中,看上去想要死掉一样,或许已经死掉了。
这就像隔壁酒吧里那些姑娘一样,每天把自己的姿色呀情爱呀卖了又卖,却不知攀上高枝的一日其实往往是她们的死期。
不过他已经厌倦了那些无知的姑娘们,今天他的目标此时就端端正正坐在酒店前台。
自那个名叫庄周的青发男人开始坐酒店前台以来,李白已经观察他一个月了。那天晚上李白正搂着一黑一白两个口味的姑娘往这边走,就见那人揭下了贴在门外当摆设的招聘启事,一脸若无其事地走了进去。
当时李白差点就要走过去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狠狠嘲笑一番然后一脚踹飞了,只是对方走的太快,他那踏在酒气上的虚浮脚步没能跟上,就见对方消失在了灯火通明的酒店长廊里。
李白还记得,酒店装修的时候老板就装模作样贴上了这张纸,他灌了一大口酒笑他要这东西何用,老板理直气壮地说当摆设。
这人是来搞笑的吗?李白心想,他看上去就和外面勤工俭学的大学生一模一样,甚至比大多数大学生还要干净得多。然而他忘记了,他自己也是一副白领精英模样,即使外套包裹下的内里衣物还带着血腥味。
从第二天起,他就看到那人端端正正坐在前台。他跑去问了老板,才知道他的名字是庄周。
此时庄周也像往常一样,缩在柜台后面看其他女同事留下了的化妆杂志或是八卦小报。这可真是可笑极了,明明他不用化妆就拥有那一副足以欺骗所有人的天真容颜,又每天都是对所有事漠不关心的样子,从不和他们有过多的交流。李白每天和他唯一的交流就是让他多给几个套。
今晚那些套该用在他身上了,李白想。

庄周已经注意那个叫李白的男人很久了。
倒不是特别注意的,毕竟他上班的第一天就被迫认识了会进出这个酒店的所有人。
但李白无意间流露出的眼神时时刻刻都在告诉他,这个人非常危险。他青蓝色的眼睛就像两池闪电,释放着随时会置人于死地的光。别人或许会认为那是李白的精明狡黠,但他不这么看。
漂亮的青蓝色掩盖之下,闪烁的是生杀随性的野兽的光芒。
把自己伪装成才郎的野兽最为危险。
而事实证明他的直觉很准。每天晚上固定的时间,李白都会带着一个或两个或三个女孩走进来,把她们安置在不同的房间,然后下来向他要套,深夜又轻快地迈着大步离开。
李白是个真正的杀手。他每天都会去完成不同的任务,然后晚上再带着隔壁酒吧的女孩来到酒店。而那些女孩们,大多会在第二天慌张离开,少数甚至从此消失不见。
没人知道她们下落何方。
李白在沼泽酒店的出勤率是如此之高,他没办法不多注意他。而且他想,李白的气场就像库仑力,距离越近,越觉得他危险。
可能在李白的所有猎物中只有他自己也是一个点电荷。
庄周悠悠将手里的八卦小报翻过一页,开始做上面的填字游戏。
他察觉到了李白看他时眼里的贪婪与日俱增,但他佯装不知。
反正这对他来说没什么好畏惧的。

今天李白是一个人进来的,这让他很是惊讶。是任务没完成吗?庄周只略略思考了一下就重新投入到了填字游戏中,完全忘记了自己被捕猎的可能,也不再抬头看他一眼,直到李白走到前台吹了声口哨。
有点不妙。庄周抬起头与李白对视,心想他今天可能干了票大的。
“给上吗?”李白倚在台边问他,状似随意,眼睛里却闪着虎狼似的光。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还没有下班。”庄周在他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还好,神色没有失措,态度也算是无可挑剔。
“那下班后呢?”
“那你得先付定金。”这时庄周听到了熟悉的警察巡逻的嘈杂声音,不由分说地将李白扯了进来,塞在柜台底下。
哒,哒,哒。蹲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李白更清晰地听见了警靴敲在地上的声音。庄周两条修长的腿就在他身前,静静站着等候着警察的到来。
杂志翻过一页的声音悠悠传来。
“嘿,小兄弟,今天有看见什么异常情况吗?”
小什么兄弟,谁和你是兄弟。李白在柜底腹诽道,目光上升到庄周的小兄弟所在的位置。
“没有注意到啊。”
李白伸出了手,沿着庄周的膝盖内侧不断上升,直到大腿根部。
“我们之前给你看的那些嫌疑犯的照片呢?一个都没看见吗?”
李白隔着裤子戳了戳庄周的小兄弟,手感很好,他忍不住多摸了几把。
“警官您知道的,我们这儿位置不好,门窄得什么都看不见,我们也懒得探头出去看啊,太费劲了。”
李白隔着布料不断抚摸描画着小庄周的形状,从顶端到根部,一遍又一遍,带着一种热切的迷恋。小庄周在他的爱抚下逐渐抬起头来,鼓成一处小山包。
“那好吧,我们先走了,你带在这也要小心,还是早些回去吧。”
小心?小心什么?他这样的豺狼野兽么?说这些没用的话真是可笑。他将手伸进庄周的制服,抚摸着他的腰侧,满意地察觉到猎物的一丝颤抖。
“要不是为了钱,谁愿意在这儿多待呢,警官走好。”
警靴的声音在逐渐远去。李白立刻轻手轻脚地解开了庄周的皮带,把他的蓝色内裤同制服外裤一同拉下,使他抬头的小兄弟暴露于空气中。李白一时热血上头,冲动地吻了上去,察觉到猎物又是一阵战栗。
确认警察不会再注意这里之后,庄周按住了李白的手:“定金。”
“定金啊?”李白就着庄周的手站了起来 逼近了他的脸,“如果我满足了的时候你还没死就给你。”
庄周皱眉:“你好歹关个大门吧?”
李白仔细看了看他的脸,才说:“我本来不想关的,不过你这么诱人的猎物被人看见了岂不可惜。我去关门。”
————————————————————————
李白的最后一句话被我删掉了,因为太过羞耻orz
理论上有后续,同样理论上我懒得写出来。
就酱(❁´◡`❁)*✲゚*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
热度(26)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