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雷卡】有你在的世界雷雨夜也会有星辰闪耀 (1?

偏近官设现代日常向,幼驯染,第一次写凹凸oocoocooc预警

剧情这种东西,大概是不存在的

下一更这种东西,可能也是不存在的

幼驯染真好啊!!!!!!



----------------------------------------------------------

雷狮第一次见到卡米尔是在别墅群小区花园,屁点大的孩子孤零零坐在大人用来迈步子的那玩意儿上面,一头黑发耷拉着,旁边一排荡秋千上面全是欢笑的孩子。

“这玩意儿不是这么用的,”雷狮站上另一个,俯视着这个孩子,眼里满是嘲弄,“想去荡秋千就去啊,在这儿瞎凑什么热闹?”

“抢不过。”这孩子依旧低着头,像后来许多次他见到的,他跟在他身边时的模样。

“就那群人你还抢不过?”雷狮嗤了一声,跳下来拽起这个孩子就往那边走,全然不顾身后孩子讶异的眼神。

雷狮走到最高的那个荡秋千前面:“下来!”

“雷狮?你怎么又来了?先来后到听说过没有?”那个孩子明显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抓紧了手中的绳子。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是不下来,我的拳头就要把你打下来!”雷狮叉着腰嚣张地喊着,与缩在他身后的孩子形成了鲜明对比。

“嘁……”那个孩子停了下来,一边走一边喊,“你等着吧,我要让你爸知道,你和这种路边的野孩子待在一起!”

“有胆你就说啊!”雷狮毫不客气地回敬过去,拍了拍身后的孩子让他坐上去。“来,我推你。”

推了几下,那个孩子似乎有些紧张,荡在空中不住左顾右盼。

“那个,停一下。”他的声音软绵绵的,与之相比,雷狮的声音就像野兽的尖牙利爪。

“干什么?”

“你不一起玩吗?”

旁边一个荡秋千上的孩子观察了一下,自动离开了。雷狮顺理成章地坐了上去。那个孩子依旧紧张地盯着他。

“……难道你自己不会荡?”

那个孩子瞬间红了脸低下头。

“你看好了啊,”雷狮伸直了腿,飞快荡了起来,“就像这样一蹬一蹬的,就荡起来了啊!”

那个孩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脚下,学着他的样子,逐渐也荡了起来,越荡越高,越荡越高。突然,那个孩子“噗”地笑了一声。圆圆的包子脸,笑起来很可爱。

“你几岁了?”

“五岁。”

“你叫什么名字?”

“卡米尔。”

“没有姓吗?”

“没有……”小小的孩子眼神突然黯淡下来,秋千也越晃越低,渐渐就要停下。

“那你住哪儿?”

五岁的卡米尔突然抬起头直直盯着他,眼睛亮晶晶的:“妈妈说不能随便告诉陌生人……”可是他的眼睛里却似乎有着什么样的期待。

“嘛,我有空的话说不定会去找你玩呢。”

“XXX栋……”

咦,这个楼房号好像有点熟悉,不是那个喜欢开玩笑的叔叔的家嘛……联想到最近大人们时不时就会提起的话题,雷狮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这个孩子的来历。

他跳下荡秋千,牵起卡米尔的手,说:“我叫雷狮,是你哥哥!以后再有其他兔崽子欺负你,尽管来找我,我罩着你!”

卡米尔看着他,湛蓝色眼瞳中仿佛有漫天星光飞舞。

 

“妈,我想邀请一个弟弟来我们家玩。”

“哦,是你新认识的朋友吗,叫什么名字?”

“卡米尔。”

母亲脸上的微笑难以察觉地僵了一下:“XXX栋的那个卡米尔?”

“对啊。”

“想叫的话,得先告诉我理由。”在一旁看书的父亲发话了,丢了个眼色让母亲先离开。母亲犹豫了一瞬,叹口气上楼去了。

“我知道他是我堂弟。”母亲的身影刚刚消失不见,雷狮就抱起手对父亲说道,看上去丝毫没有谈判的余地。

父亲挑眉,却没有细究这个话题,而是问:“他的事,你知道多少?”

“他很少下来玩,因为其他人都会叫他‘没娘养的’把他赶到一边,他甚至不会荡秋千,因为没人会把位置让给他,更没人带他玩。”雷狮补上一句,“但他其实不蠢。”

“但你可知道把他带到我们家来玩意味着什么?”父亲的语气严肃而沉重。

“你们怎么想,与我无关。”

父亲不再说话,双手交握垫着下巴与雷狮对视,后者的眼神一如既往张狂。

“雷狮这么喜欢那个孩子,就让他来吧,那个孩子没人管,也怪可怜的。”母亲的声音又从楼梯角传来。

父子俩依旧在对峙。许久,父亲才说:“想叫的话,你自己去叫他来。”

 

他按响了叔叔家的门铃。前来接听的正是他叔叔,见是哥哥家的小少爷,连忙赶到前门来迎接他:“怎么一个人来了,你爸妈呢?先进来吃些点心吧?”说完拉开门就要将雷狮往里让。

“不用,”雷狮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我是来找卡米尔的。”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你找谁?”

“我堂弟,卡米尔。”雷狮盯着他,眼神里是与年龄不符的冷酷不羁。

他的叔叔皱着眉向回走去,神色有些慌张。“卡米尔!”

小小的孩子很快就出来了。见到是他,卡米尔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却又有些害怕地看了看身后自己的父亲。后者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表情显得有些扭曲。

雷狮干脆地拉起他的手:“我和卡米尔去玩了,叔叔再见。”

“我们去哪?”雷狮迈的步子很大,卡米尔身上的衣服套了几层,却都不大合身,营养不良的他被雷狮拽着一路急走,甚至有些狼狈。

“去我家。”

雷狮的笑让卡米尔感到安心。

尽管如此,在雷狮的母亲开门的时候,卡米尔还是条件反射后退了一步,缩在雷狮身后。他记得这位阿姨曾到过家里,当时他被父亲粗暴地推进了房间,只对这位举止优雅的女士投去了匆匆一瞥。但这让他深深记住了她,记住了他和所谓的父亲这群人终究不属于一个世界。

“阿姨好。”要记得礼貌,不能让妈妈失望,卡米尔想。

女士对他微微一笑:“叫我伯娘就可以了。”她将两个孩子让进客厅,轻轻关好了门。

“点心已经准备好了。”女仆将两盘糕点放在茶几上。

“好。”她向女仆点点头,又微笑着向两个孩子说道,“我还有些事情,先暂时离开一下。雷狮,照顾好客人。”

“知道了。”雷狮已经拿起了叉子,敷衍地摆了摆手,表明自己已经说完了客套话。

女士离开了。雷狮拉着卡米尔坐到茶几前,随意挑了一块柠檬蛋糕,咬了几口觉得不过瘾,又觉得有哪里不对,转头一看才发现卡米尔还端端正正坐着,眼睛巴望着他面前的蛋糕,手里却扯着衣角,一副想吃又不敢动的样子。

雷狮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后者则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雷狮抓住他的手,把手中的叉子塞到他手里:“喏,随便吃。”又把面前的蛋糕推到卡米尔跟前,“这块也给你。”

“真,真的吗?”小孩子的脸显而易见地瞬间变得闪亮起来,好似有什么在他脸上绽开了,照亮了他。

“嗯,都给你,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卡米尔闻言小心翼翼地用叉子刮下了一小块蛋糕,一边观察着雷狮的表情一边轻轻把蛋糕放到嘴里。蛋糕的味道出乎意料的美妙,既不是糖精那样廉价而过分的甜,也不是方糖那样粗糙的甜。他露出了十分满足的微笑,尽管他自己并没有察觉。雷狮还是那样看着他,脸上挂着似有若无的笑。看上去雷狮没有不高兴,于是他吃下了一口又一口,吃得越来越快。

吃完一个蛋糕,他突然想起什么,抬起头对雷狮说:“谢谢你。”

雷狮一时竟然有些无所适从。愣了半秒,他摆出一副十分大方的样子:“嗨,不用谢,我是你哥嘛。”

“谢谢你,雷狮哥哥。”卡米尔带上尾缀,重复了一遍,认真且诚恳。雷狮心跳漏了一拍,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点被恶心到了。

“那个……”雷狮挠了挠后脑勺,“我和你是有血缘关系的,血缘关系,你知道吧。”

卡米尔看着他,目光闪烁。

“就是说,”雷狮拿起其他蛋糕摆摆弄弄比划起来,“这个草莓蛋挞是你,这个芝士蛋糕是你爸,这个芒果千层是我爸,你爸的哥哥,这个肉松蛋糕是我,我爸的儿子,我们俩,这个草莓蛋挞和这个肉松蛋糕,是堂兄弟,我是你堂哥,知道了吧。”

卡米尔看着这些蛋糕,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嗯嗯”地应着。

“叫雷狮大哥也太奇怪了……”雷狮撑着下巴思索,突然一拍桌子,“你就叫我大哥好了!反正以后我都罩着你!”他一直对自己居然是家里老三这件事耿耿于怀。这次终于可以爽一把了,他想。

“嗯,大哥。”卡米尔乖巧的小脸上写满了认真。

“不过大哥,为什么我是草莓蛋挞啊?”

“这个……那你喜欢什么?”

卡米尔的目光在茶几上游离起来。

------------------------------------------------------------

可能大概是tbc,如果我的节操和良心没有掉光的话(。


评论
热度(41)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