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转角遇到你【瑞金】

@Muize.lupe 打赌输了的文,我才不会说bgm是炼金少女日志(害我打赌输了的歌(口亨
套路剧,ooc,大白话,啰哩啰嗦,终于写完了,憋死我了,文债多到令我难过
闷骚格瑞傻白金,喵了个咪的我控制不住ooc的手(不会写(难过死了
再次强调,ooc ooc ooc
正文↓
————————————————————
转角遇到你

现在是早上七点半。格瑞把手机放进口袋,决定还是先坐地铁再吃早餐,八点前保证能在办公室出现。就在他要加快脚步时,一声叫喊吸引了他的注意。
“新店开张啦,进店有优惠哦!不进来看看吗!”
转角那间店面已经废弃很久了,前几天突然开始装修,看店名似乎是花店,今天终于开张了,店门内外摆满了各式盆栽。
也许花店里站的本不应是所谓如花似玉的姑娘,而正应是这样的人。他戴着鸭舌帽,穿着连帽衫,一副元气少年模样,正咧着嘴向他笑,一双蓝色大眼睛澄澈透亮,帽檐底下露出的金色短发在阳光直射下闪闪发光。他手中还捧着一盆青翠欲滴的绿萝,没有花朵,也不是什么如花少女,却偏偏让人觉得他们正在盛开。
“要买点花儿吗?适合放在办公室的盆栽也有哦!”
也许是店员的笑容太过热切,鬼使神差地,他走了过去。店员立刻热情地为他介绍架上的迷你盆栽:“多肉植物近来一直很火,女孩子尤其喜欢,不过有不少好看的品种需要好好伺候;如果嫌麻烦的话这盆小仙人掌是不错的选择,刺也不多,还有这个仙人球,刺软软的,很可爱……”
“就要这个仙人球吧。”
“好的好的,一盆仙人球十块,稍等一下,”少年放下了手中的绿萝,手脚麻利地将那棵小仙人球放进纸盒,收好了钱,“欢迎再来哦!”
格瑞朝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去。现在去坐地铁,走快一点的话时间刚刚好,也能找到合适的位置放这棵仙人球,他想。

下班回到家的时候与他合租的室友紫堂幻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了,正环顾着这个他生活了两年的地方有点感伤。两年过去,他依旧要留在这里,紫堂幻却要因为读研而离开了。
“金还在收拾东西,应该晚上就到了。”格瑞一推门进来,紫堂就对他说道。
格瑞点头。金是紫堂幻的高中同学,被紫堂幻介绍来与他合租的新室友,不过他还没有见过他。
“那么,再见了。”
“一路顺风。”
“也祝你好运。”
紫堂幻走后不久,格瑞就听到了敲门声,敲得门咚咚作响。
“喂——是格瑞吗——我是金——你的新室友——”
那一瞬间他觉得这个喊门的声音有些许耳熟,但又想不起是谁,只怕这人嗓门太大打扰了附近邻居。“知道了,请稍等。”
开门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声音耳熟。门外站的赫然就是今早那个花店小哥,还穿着同样的连帽衫与鸭舌帽,脸上摆着同样的笑容。
“你就是金?”“你就是格瑞?”
两人异口同声说出这句话,然后金大声笑了起来,顺势拉着箱子往里走。“你好,格瑞!紫堂说你不喜欢说话,但是个好人!诶,紫堂是怎么说我的啊?”
“说你活泼可爱,天真善良。”
“那听起来不错嘛!”金把箱子拖到客厅茶几前重重放下,“不对,这听上去怎么像是夸女孩子的词儿啊?”
确实很像,格瑞腹诽道,但恰如其分。如果还要添加什么形容的话,那大概……他正这么想着,就见金从行李箱中拿出了一个个盒子,小心地打开,里面全是小小的盆栽。
“我可喜欢这盆白牡丹啦,养了好久的呢,一定要放在床头才行……”金正在碎碎念,突然抬起头来,“对了,我的房间在哪?”
……真是个喜欢这些植物的人啊。格瑞把茶几上的一串钥匙丢给他,指向旁边的一扇门:“那边就是。大的那把钥匙是家门口的,小的那把是你房间的。”
“哎呀,自己房间还要什么锁呀,紫堂考虑的可真多。”金说着将那盆多肉端了进去。
一番收整过后,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格瑞一脸严肃喝着牛奶,金一脸百无聊赖。眼看着下一个新闻节目又要开始重播,金连忙拍着格瑞的肩说:“格瑞,我想看电视剧!”
“电视剧有什么好看的……”格瑞转过头,一阵无语。
“诶呀我想看嘛!其实本来是我姐拉我入坑的可是这部剧真的好看!而且这几天正好放的是关乎主人公生死存亡的情节啊我不能错过啊!”金抓着格瑞的胳膊兴奋地说道,仿佛满脸都写着“快来和我一起看电视剧”。
“咕——”突然某人的肚子叫了起来,声音十分响亮。
格瑞问:“你没吃饭?”
金尴尬地笑着:“走得有点急,来的路上又没见到什么菜馆,就忘记啦……你吃过没?要么我们订外卖?”
“我在外面吃过了。”格瑞起身向厨房走去,“我去给你下个面条吧,就当给你接风了。”
格瑞端着面条走回客厅时,金正搂着抱枕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剧。他刚才莫不是装出来的。格瑞在心中说道,将面条放到金面前,说:“吃吧。”
“谢谢你!”金拿起面条,立刻大口大口往嘴里塞,看上去是真的饿坏了,“格瑞你的手艺真好!我第一次知道面条没有肉也能这么好吃!”
“是你饿了。”格瑞毫不留情地指出了真相,但金却跟没有听到似的继续讲着:“我也自己做饭有一段时间了,可是感觉自己做的还是不好吃,以后我就跟着你啦,天天都有好吃的叽里咕噜……”
他讲得太快,连自己都听不清自己在讲什么后也就放弃了,专心致志埋头吃面。
“格瑞你真是太棒了!”金哐当一声将碗放下,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向阳台走去,半分钟后抱回来一棵小发财树,“这盆就送给你吧!放在床头很合适的!”
“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啦,格瑞!”

从那以后,格瑞他们的办公室里就多了很多植物,有挂在窗边的绿萝,有墙角的兰花,有每个人桌上的多肉……全是金送的。格瑞要花钱买下,金执意不肯。
“我们是好朋友,我当然要送你啦!”金以理所当然的笑容说着。
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与金同住的生活,但凡有空他会晚上回家做饭,金也会给他捎回一瓶鲜牛奶。(他喜欢喝牛奶这件事,是金在打开冰箱时发现了两箱牛奶后知道的。)晚上两人一起看电视,有时是新闻有时是电视剧;顺便聊聊天,比如金的店里又来了许多新客人,有牵着手的恋人也有酷爱多肉的眼镜妹,有爱好花草的小孩也有谈吐风趣的老人,讲他怎么教他们照顾花草,为那些要去告白的人加油鼓劲。有时候金会讲到某个人很好,但他总不忘添上一句“但是当然还是格瑞你最好啦——”。格瑞讲的事情就比较单调无趣,通常都是凯莉又如何软磨硬泡骗到了某个项目的经费,或者财务报表失踪事件,但金总是十分捧场,格瑞讲一句他能笑五分钟。
有时想到家里的事格瑞甚至会不自觉微翘嘴角,感叹这样的生活竟然还有点让人有种满足感。就像他的名字,他的头发,金就像一颗闪耀的明星。
是什么时候,自己开始觉得家里有个这样的人是理所当然了?
他突然有点不确定。他回过头深深看了一眼金关着的房门,从茶几上拿起钱包钥匙公文包后出门上班去了。
去到办公室后他才想起他忘记要拿放在茶几上的档案袋,好在那些文件暂时没有急用。只是怕万一……
“格瑞,文件你整理好了没有?那边突然催着要了,说是今天有急用。”他才刚刚坐下,凯莉就敲着桌子问他。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格瑞叹了口气,故作镇定:“整理好了,但是还放在家。”
“哈?!那怎么行啊!对方都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来催了!”凯莉闻言差点把桌子给掀了,“说是最迟八点半要拿到因为后续行程都已经排好了……到你家来回最快也要四十分钟吧……这样很难赶得上诶……”
“不管怎么说,我先回去拿一趟吧。”格瑞站起身,披起外套就要出门。
“那,叫你的室友拿过来可以吗?是金对吧?”
格瑞犹豫了:“他可能还没起床……”就他周末对金的观察来看,金一般要睡到早上九点才可能醒来。
就在这时格瑞的手机响了,竟然是金打过来的。
“喂。”
“格瑞!我发现茶几上有一个很厚的档案袋诶,是你昨晚还一直在整理的那个吧?肯定很重要对吧所以我现在正要去带给你!不过……你们公司在哪儿啊?不用谢我,我们可是最——好的伙伴啊!”
电话那边金的声音在一片背景杂音中分外明显,句句敲在他心上,倒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走到了哪个人潮涌动的广场。格瑞不得不仔细确认了他的位置,又仔细告诉了他路线。回到座位就看见凯莉正狡猾地笑着。
“你认识金?”
“我还认识紫堂呢。”凯莉朝他翻了个白眼。
不久之后金就到了,在凯莉充满期盼的目光中跟着前台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对凯莉比了个手势之后悄悄绕到格瑞背后,举起档案袋后放手,档案袋就突然砸到了格瑞桌子上。格瑞猛地抬起头来。
“嘿嘿……格瑞!我第一次帮你干了这——么大一件事,晚上我们吃点新鲜的好不好啊。”金脸上带着邀功般的笑容。
“是啊,金,你这次真是干得漂亮!不好好把格瑞宰一顿怎么行啊!到时候记得叫上我啊!”凯莉的微笑里满是狡黠。
“……是,这次谢谢你,我和你一起出去吧,顺便把这文件送过去。”他对凯莉招了招手,眼睛却仍看着金。他想,那种波动的情感能不能落地又有什么关系呢,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想和他在一起就是想在一起,抓住就牵线,抓不住就再也不见,他并没有什么要格外守护的,拉住一个他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金,我有事跟你说。”只有两人的电梯里,格瑞开口了。
“我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格瑞啊!不然怎么会过来送文件啊……你是不是想赖掉晚上的大餐?你怎么突然这么严肃……”
“是另外那种喜欢。我喜欢看着你在我身边,喜欢与你共度余生的想法。你不用那么快回答我,回店里好好想一想也可以,晚上再告诉我你怎么想吧。不能接受的话也没关系,悄悄离开什么也都可以。”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电梯门开了。金低着头,格瑞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他点了点头,随后两人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你以前有没有喜欢过金?”
“这种事谁知道呢~我说有或没有你就信吗?”
“信。”
“……我怀疑你的脑子被金吃了。”
“他愿意就行,反正我还有。”
“哼!”凯莉狠狠点下邮箱右上角的红叉,埋头继续工作。

格瑞回到家的时候,金像往常一样抱着抱枕在看电视剧。看到格瑞推门进来,也依旧回过头说了一声:“格瑞你回来啦!”
格瑞关上门,站在门口静静看着他。
“好吧,我想过了……格瑞你知道吗,其实我最开始种花是因为我姐姐喜欢。”金挠了挠后脑勺,开始一句句地讲。
“后来我姐姐找到了心上人,她也经常会问我有没有把花送给哪个女孩子。
“但是我没有,一次都没有,那些来买花的女孩子眼中我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人吧,其实她们大部分也很好,可是我没有和她们在一起这种想法。
“直到今天你和我说,我才发现……我不知道姐姐说的是不是这种感觉,但是,我想,我愿意和你在一起。
“一直。”

来自 凯莉 的邮件:紫堂!!!金可能要被拐走了!!
紫堂幻 回复:真的???是谁???
来自 格瑞 的邮件:我和金决定在一起了。
————————————————————
End
感谢忍受着ooc看到这里的大家ヘ(;´Д`ヘ)

评论
热度(23)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