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浮柳】一念 1

复健期 古风套路剧
但其实还没想好后续 标题也想不到所以现在才开始写
01只是一个设定与开头
大学生活即将开始,今后看情况更
***本章副cp是今后可能没几句话戏份了的扇越
——————————————————

喇叭唢呐,锣鼓喧天,喜庆的曲儿演了一首又一首,传了十里又十里。红嫁衣,红花轿,吵闹庆贺的人群,在这土房绿野间,显得如此格格不入,映在柳叶眼中,更如茫茫大漠中一角海市蜃楼般虚幻。
“哥哥。”身着嫁衣、脸抹浓妆的少女深深看着他,终是不舍地唤了一声。
柳叶将目光收回,想再多看看越女的脸,眼前景象却渐渐被水模糊,终于看不清了。但他脸上还是摆出与往常无异的温柔微笑:“你这一去,可千万照顾好自己。”
“哥哥尽管放心,白扇哥哥一向待我极好,此次归来他对我的情意也依旧如故,小妹看得清楚。”越女露出一个有些俏皮的笑容,“再不然,咱家距县城不过十几里,小妹要是受欺负了,便悄悄跑回来向你诉苦可好?”
“你呀,”柳叶噗嗤一声,脸上笑容却反要挂不住了,“只怕你心中早跟了你白扇哥哥,想不起你柳叶哥哥来呢。”
听了这话,越女脸上的笑容也收敛许多:“柳叶哥哥,往后小妹不在,你可千万照顾好自己,不必过多挂念小妹。此后哥哥不需再照顾小妹,也该寻家好姑娘成家才是。过几日,我定要叫白扇哥哥为你遣个媒婆,寻门好亲事。柳叶哥哥的终身大事,决不能因为小妹耽误了。”
柳叶脸上满是无奈:“你柳叶哥哥都不急,你瞎操心什么?再乱说话,小心我头七不去接你。”
越女朝他吐吐舌头:“我全是瞎说的,柳叶哥哥你就饶了我吧,小妹不敢啦。”
这时艺人又奏完一曲,乡野间一时仿佛寂静无声。柳叶定定看了她半晌,终于叹口气,说道:“你该上轿了。”
“柳叶哥哥,你多保重。”越女提着红裙踏上轿去,仍不忘转过头来问:“你陪我走这一程好不好?”
“当然。”他嘴角翘起温暖的弧度,眼中盛满的却是别离。

青县新上任的县令名为白扇,原为本地人,少年中举,做了几地县令,政绩斐然,不知怎地兜兜转转又回到家乡,只是当初是个寄人篱下的穷书生,如今却成了风光无限的县令大人。童年时他与越女恰是邻居,二人青梅竹马,互生情意,如今竟成就了这一段好姻缘。
这些都是柳叶从越女口中听来的。那时越女与柳叶的父母尚还健在,白扇去远方求学后,柳叶父母双双病故,便将他寄托于邻村小姑家。后来天降旱灾,小姑家颗粒无收,于是越女的父母也在饥寒交迫中死去了,只留下柳叶与越女相依为命。
自己与越女共同撑过了那么多艰苦的日子,如今将她送去了好人家,柳叶走在骄子一旁,看着城中景色,心中百感交集。
不知身边的艺人将曲子翻来覆去演奏了几十遍,不知花轿转过了几道弯,不知脚下踏过了几千步,领头人终于停了下来。柳叶无意识向前迈出一步,停下来便也慢了一拍。
越女悄悄掀开窗外帘子一角,朝他万分不舍地看了一眼。
他仍旧努力使笑容依旧那般如沐春风,随后轿子在他面前走过,窗帘一角落下。
他的眼神中渐渐流出万分惆怅。

县令府第一旁的茶楼之上,一位锦袍公子颇有兴致地观看楼下这一场嫁娶盛事,待到喧嚣人群悉数进了县令家宅后,他的目光却停留在了站在门外那一位绿衣青年身上。
“你可知那是谁?”他目不转睛地向身边小婢问道,目光中透露着玩味。
“回公子,奴婢不知。不过奴婢想,这位公子一直跟在花轿一旁,想必是新嫁娘的亲戚。”
“不知道名字,那也罢了,为我将他请上来吧。”
“是,公子。”
丫鬟下楼去了,那位公子独自坐在楼上,一面把玩着手中茶杯,一面却仍是定定看着柳叶。
————————————————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9)
热度(29)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