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浮柳】一念 2

周末的最后一点时间还是写上那么一点发出来吧……感觉自己完全ooc了orz
许愿浮生!!!产粮玄学保我抽出浮生吧!!!
零点发
也不是很有时间所以就写了一点点
感觉自己写作质量直线下降
**副cp扇越有
——————————————————
一念02

越女就此踏入了幸福的未来。
柳叶站在大门前,目送着花轿进门,脚下却如同千斤石一般迈不开步。那道门仿佛是吞噬了他的妹妹,让他觉得有什么再也找不回来。
他瞥见正热情招呼着四方来客的新郎,花轿进门时他脸上的笑是真心实意的,而他似乎听到轿子里传来几声银铃般的笑声。想来他们会是一对恩爱夫妻。
过去的生活有什么好的,他告诉自己,你迟早要把越女嫁出去,把她送到更好的地方去,如今看起来倒也是寻了个好人家。终于,他抬起脚,向门内走去。
“公子请留步。”
突然站在他面前的少女把他吓了一跳,他差点就撞了上去。眼前的少女打扮不俗,头上戴了翡翠点缀的木钗,一身粉裙,纱袖中隐隐约约露出一只玉镯,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眼瞧着是小姐模样,那低眉顺眼的样子却俨然是个天生的丫鬟。柳叶只奇怪这女孩子是哪儿来的,他们素不相识,为何要叫住他。
“不敢当。不知姑娘所为何事?”
“我家公子想请阁下到楼上雅座小叙一番。”
谁家公子?柳叶从小到大绝没有与任何富贵人家有过来往,越女的大喜日子却突然有人找他,莫不是看上了冰雪可爱的越女,想要抢婚?
柳叶心里思绪百转千回,终于点了点头,决定跟去一探究竟。
姑娘施施然转身离去,举手投足间自有气度,柳叶不禁暗自咋舌,究竟是怎样大户人家才能养出这样的丫鬟。
姑娘带着他走进了就近的一座酒楼,看也不看一眼厅中宾客,径直向楼上走去。柳叶随着她踩上一级又一级台阶,登上一层又一层,心中疑问愈来愈深。
“请。”到了顶楼,姑娘终于停了下来。柳叶顺着她的目光举目望去,便见一位锦袍公子,束发金冠,孤身一人悠然坐在窗边,目光也正向他投来,显然已久等多时了。
“快请坐吧。”见他到来,那人露出微笑,伸手示意让他坐在对面,将一杯早已准备好的茶推至前方。
柳叶走近,却不坐下,问:“公子请我到楼上来,不知所为何事?”
“无甚要紧事,只是见你一人呆呆站在楼下望着青石板,想你或许同我一样是个痴人,便邀你上来与我谈谈心事,还请阁下莫要见怪。”他说,“在下名为浮生,来到此地不久,希望公子能为我做个引路人。”
“在下一介村野莽夫,如何能与公子相谈?公子见笑了。”
“村野莽夫?我可未曾见过如此与我说话的村野莽夫。”他笑得愈发开怀,看模样竟真像是想找个知己聊天,“既然如此,咋们便聊些村野莽夫的话题吧。你叫什么名字?”
“柳叶。”
“柳叶?”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似是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这可是个好听名字。你家的稻秧,可有湖边柳叶一般绿?”
“若是五风十雨,湖边柳雾怎比得过田里齐腰的秧苗?柳叶根根寸许长,倚风乱飘,却是不如好生伺养的庄稼来得碧绿剔透。我只道庄稼能扎根田里长出粮食,柳叶却不过是无力自保的弱小之物。”
“哈哈哈哈。”浮生将手中扇子一拍,“不错,世人皆道柳叶风姿绰约,你所言倒也无可挑剔,得你这样的‘村野莽夫’为友,倒也不失为一件乐事。”他又道,“快坐快坐,今日我们两个‘村野莽夫’来好好叙一叙。”
柳叶半信半疑坐下,心中暗想着不知这位公子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浮生见他满腹疑窦的样子,开扇一笑,又望向窗外青天,问道:“那么,你说这天,是晴时好看,还是雨时好看?”
“无晴易涝,有晴易旱,照我来看,还是无晴无雨最好。”
浮生笑得更开心了,问道:“你还说你是一介村野莽夫,这‘道是无情却有情’的句子你却是从哪儿听来的?”
柳叶心知自己不会装粗人,还是中了浮生的圈套,便说:“我自幼在私塾旁长大,在家听来的这些句子。”
“私塾先生可不会教这样的句子。”浮生微笑,仿佛要看穿他一般,却不追问,悠悠摇扇望向窗外,道,“这是个有晴的天气,却不知是谁对谁的情?”
“……自然是我家小妹,与她的如意郎君白扇大人。”柳叶仍以为他在打越女的主意,直言道。
“是么?这么说来,底下热热闹闹的,正是为了你家小妹的婚礼?”浮生回过头,眼神中却并无讶异之色,反而平静如桃花潭水,目光甚是诚恳,“带我去看看如何?”
柳叶皱眉:“却是为何?”
“不为何。我不是初来乍到么?自然想见识些本地风俗。”
柳叶没有忘记先前自己的怀疑,但又实在问不出口,见浮生倒也是个正气凛然之人,便放下了多余的想法,点头道:“倒也未尝不可。”
“那么,还请你带路了。”
于是两人双双走下楼去。
——————————————————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1)
热度(27)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