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浮柳】一念 4

假装自己有做到周更……(躺平
本来想今晚快些写完更新然后继续肝背景,然而各种浪荡不小心就零点了,然后我就躺在床上捧着手机失去意识了……!醒来已是一点半orz
我不知道还该不该上线清体力了……明早高数课,算了算了,反正活动延迟结束了
谢谢你们忍住我的唠叨接着看文qwq
过渡章1

————————————————
一念04

是夜,虫蟀轻鸣,七里香飘,星月高悬,一片静谧。
柳叶缓缓睁开了眼,入眼便是垂落的帷帐,心下明了自己仍在白扇家。想起今天这些事的前因后果,心中不由得万分歉疚,暗自懊恼自己实在是做错了事,怕是要闹得白扇家鸡犬不宁了,可是究竟是哪里不对,他却思索不来答案。无论带浮生进白扇家,又或是帮他当挡了那一剑,都是合情合理的事,难道他不站在那里,不跟着别人上楼遇见浮生便好了吗?可这等玄乎又玄的事……
遇见浮生,又有哪里不对了?
明明没有不对啊。他皱着眉头哭哭思索,脑中思绪越来越乱,正要迷迷糊糊再次睡去时,突然听到房顶上传来一声响。
他立刻清醒过来。他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这是房上瓦被揭了的声音,他常常需要注意这声响,他便要小心了。若是普通前来栖息的大鸟倒还不要紧,若是梁上君子,那可就要当心了,还得祈祷他们只是小偷小盗,不会做出什么杀人灭口的勾当。
他眼角余光瞥见地板上那块白月光逐渐扩大,心知怕真是半夜三更来了麻烦,眯起眼睛静观其变,等到来人跳下来时,却吃了一惊。
那雪白锦袍,微卷长发,不是浮生又是谁?
他看见浮生摸索了一番,想来是一时之间无法适应这间屋子里的黑暗。只见他兜兜转转,来到他床边。他连忙闭上眼。
他想,浮生应该是俯下了身,或许在观察他的伤势。他能感觉到那一片被绷带包扎好的伤口旁边,裸露的皮肤,有呼吸轻轻拂过。
他莫非是特地来看我的……苦涩与欣喜共同涌上柳叶心头,苦的是他们究竟都犯了什么错,使浮生竟只敢在夜深人静之时偷偷到来;喜的是浮生毕竟来看他了,至少他们是朋友这件事终归不是假的。
他之前究竟做过什么?为什么要去找白扇?来看他又是为了什么?他会像他一样,此刻正沉浸在愧疚的漩涡中吗?柳叶迫切地想要知道浮生的想法,可后者却始终不做声。也对,他一定以为自己睡着了吧,柳叶在心中叹了口气。对睡着的人说话这种事,不是情到深处,是做不出来的。
湿热的空气断断续续吹来的感觉持续了将近半柱香之久,之后他听到有什么被搁在他枕边,接着便是一阵衣料摩擦窸窸窣窣,以及脚步轻挪的声音。
他猛地睁开眼,入目是一片黑暗,但他却看见了浮生正站在那块白月光下。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些慌神。浮生这一走,大概也不过是江湖不见,可他不想丢失这个朋友,不管他是善是恶,至少白天在茶楼上与他相聊时,他们确实有朋友间的默契。
“我没怪你。”
尽管声音很轻,在这静谧的夜里却十分清晰。他看到浮生的动作僵住了,转过身来,重新走到他床边,轻轻地问:“你在说梦话么?”
他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两人间的静寂又持续了几秒钟,随后浮生叹了一口气。
“我想你是在说梦话。”
“今天的事,我没怪你。”
两人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浮生怔住了,于是柳叶问:“你是来给我送药的吗?”他一偏头,就看到了枕边那个多出来的小药瓶子。
“这种药好用。”浮生生硬地回答道。
“谢谢你。”柳叶笑了,尽管他不知道对方看不看得见自己脸上的笑容。
又是一阵静寂。接着却是浮生开口了:“为什么?”
“嗯?”
“我是说,今天为什么要替我挡。”他说,“这又不干你的事,你为什么要插足?别以为这样以后我就会还你人情了。”
“我没想让你还我人情呀。”他说,“我们是朋友嘛。”
浮生没有回答。他就那么站着,直到那块白月光又从他身上移到地板上时,他才仿佛惊醒似的:“我要走了。”
“还会再见吗?”
“我们约在茶楼再见吧,在望日。”
“好。谢谢你的药。”
然而浮生却很不耐烦似的,一字未回便上了房顶,瓦片也重新摆好了。
柳叶望着那块月光出神许久,终于伸出那只没受伤的手,将那药瓶藏进了被窝。
——————————————————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
热度(21)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