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一个片段

关于雷卡相遇猜想的激情短打,其实我个人并不很喜欢原作向,但是不知怎么突然就出现了一个脑洞!
而且本来只是想写几百字,手写第一段的时候就在想为什么要把亲代的故事写这么长,写到最后又开始思考为什么雷狮的戏份这么少
唉,就当脑洞存档
唉,不知道如今lof手机版排版如何,我按原来的习惯来了
——————————————
·
红茶的香气在宽敞明亮的房间中弥散开来。墙壁白得就像窗外的雪,寂静与沉重都不由分说将人吞没。新年总是使人慵懒,失了警惕。
“亲王殿下……我这里有张纸片,有人希望您能看一看。”
亲王随意地伸出手,抽走了那张被从围裙底下掏出的纸片。当年昂贵精美的贺卡已经开始变软泛黄,华丽浪漫的字句已经褪色;重新用劣质墨水写在贺卡背面的字则十分僵硬,看得他心中唏嘘不已。
“我可怜的辛德瑞拉……”他揉搓着那张纸片,其上仿佛还是窗外冰雪的温度。
“把那个男孩接进来吧。”他叹了口气,将纸片压在了空茶杯下。
·
卡米尔知道自己是不受待见的。
带他进来的女仆与他母亲有些交情,因此带他很是不薄,日常起居都为他照顾周全;至于他所谓的父亲,则在扫了一眼他瘦小的躯壳后,就摆摆手让女仆带他下去了。
由于他所谓的父亲的指示,女仆曾带他去见国王陛下,但却吃了个闭门羹。从此他们也不再自讨没趣,卡米尔每日不是趁父亲不在溜进他的书房读书,就是缩在自己房里读书。
到了哪都是一样的,不过是换了个更精致的牢笼,他依旧见不得光,对身边的各种非议也只能默默承受。甚至可能更危险了,他在书房时曾听到外面有人极嚣张地问身边人他在哪儿,他抱紧了书往书房更深处躲去,想来这些纨绔的皇族不会介意拿他当一个出气筒或是可以随意蹂躏的玩具。
但不想,这天他再次抱着书想悄悄去书房再找些书时,被一个极嚣张的声音叫住了。“——那边的小子!偷偷摸摸的做什么呢!”
卡米尔顿住了,低着头转过身来,偷偷抬起眼瞄了瞄这位嚣张跋扈的主:身穿繁复的礼服,一头黑发被梳的一丝不苟,身边还跟着一群忙前忙后的女仆,其中一位正为他宣读晚宴流程——对哦,今晚皇宫还有晚宴,这就是他会被撞上的原因了吧——最引人注意的是那双盛气凌人的紫罗兰色眼瞳,其中流露出的生而为王的高贵与不屑让他一瞬间明白了,他永远不可能和这些皇族成为一个世界的人。
“参见大皇兄。”他尽力将他最近才学的贵族礼仪做到最好。
“我知道了,你就是最近来的那个杂种吧?”他将那个词念得放肆而刺耳,卡米尔仿佛感觉全身肌肉都一瞬间紧绷起来,“看看你身上穿的这身破烂,晚宴恐怕也没你的份吧?赶紧给我滚,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出现,你没资格跟我说话,更没资格叫我皇兄,我没你这个弟弟。”大皇子抱着手十分轻蔑地瞧着他,眼神里写满厌恶。
“……”卡米尔咬了咬牙,正当他要转身跑走时,一旁的岔路传来了一个张狂不羁的声音:“诶呀呀,我听见了什么,是谁在教训人呐?”
卡米尔转头,只见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从那边走了出来,站到他身边,“原来是皇兄您啊,可笑死我了,刚被父皇训话,转头就有脸出来教训别人了?”
又是紫色眼睛,卡米尔瞄了一眼他头上的冠冕,是三皇子。今天真是中彩了。
“雷狮,你还管不着我!”
“这可就是皇兄您不对了,我哪有管您呢?我不过是跟您打了个招呼罢了,您不会连这点小玩笑也开不起吧?”他轻佻地一挑眉,语气听起来慵懒极了,却也透这毋庸置疑的高贵,“不过我刚才好像听见皇兄您说没哪个弟弟,这话说的又是谁啊?和我一样被您丢掉不要的弟弟?”
一阵沉默。皇子们说话向来剑拔弩张,此刻亦是无人敢接话。
“雷狮!你装疯卖傻么!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大皇子气得浑身颤抖,抬手指向卡米尔那一双蓝色眼睛,“这家伙是个下贱的杂种,凭什么待在皇宫里!”
又是那个词,还加上了一个侮辱性词汇。卡米尔深深低下头,牙关又咬紧了几分。他对这样的侮辱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能失控,失控的话,会给妈妈惹来麻烦……可是妈妈现在在哪儿呢?
他无意识地乱想着,突然发现自己早已一无所有,那么保全自己又有什么意义呢?或许正应该冲上去打一架,干脆让这些人打死自己也好。真要这么做的话,就从身边这个人开始也可以,反正他们都是一样不讲理。
他这样想着,突然有一只手拍上它肩膀,他浑身打了个激灵,下意识抬头的时候甚至忘记收起眼里的滔天恨意。
拍他肩膀的三皇子愣了一瞬,随后像发现了什么新玩具一样盯着他,毫不掩饰眼神里的不怀好意:“你叫什么名字?”
即使知道已经迟了,他还是收回了一切多余的表情,重新摆出一副乖巧模样:“卡米尔。”
“好,卡米尔。”他抓着他的肩膀对他说,“现在你大皇兄不要你这个弟弟,很巧他也不要我这个弟弟,要是你认我做大哥,以后我就罩着你,如何?”
卡米尔的眼神暗了暗,不知道这个人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不过无非就是想看他的反应,图个开心,顺便找个理由以后继续欺负他,料想大皇子在跟前的时候他是不敢这么叫的——果然,大皇子气的鼻子都歪了。但,大皇子看都不想看见他,他又何必苦苦维持皇族的脸面呢?
“大哥。”他做出这个决定只用了一秒钟,就从善如流地对着三皇子叫出了这个粗鄙的、市井俗人才会用的称呼。
“哈哈哈!”雷狮果真愣住了,他没想到卡米尔回答的这么爽利。但他听出了卡米尔咬字间对他的嘲讽,于是他大笑起来。
“好!以后我就是你大哥了!”他对那层嘲讽毫不在意,干脆地抓住了卡米尔的手臂,张狂地笑着离开了,“我们走吧,我亲爱的弟弟,别管那没人要的皇兄了!”
·
雷狮一直把卡米尔带到了他的房间。那里面还有一些女仆在等他回来后继续调整他的穿着,看见他带进来一个只穿着最简单的衬衫与背带裤的孩子,全都愣住了,况且这个孩子还是蓝色眼睛。
“你们,把他也收拾一下。”他熟练地对他们发号施令道,“这个人,是那个谁家里新来的那个,”
“你刚才说你叫什么来着?”他回过头问他。
卡米尔甩开他依旧抓着他的手:“三皇子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是要拿我当个玩具,我认为刚才已经足够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做,恕我告辞。”
“不许走!”
他的女仆明显十分熟练,雷狮话音刚落,她们就立刻关好了雷狮房间的大门。
“我想起来了,你是叫卡米尔吧。我刚才说了什么,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还是说,你以为只是一句儿戏?”雷狮叉着腰盯着他,眼里是不容置疑的肯定,“不过你猜错了,不管我是不是为了跟那帮人置气,至少这一次,我是认真的。”
“凭什么你不能去晚宴?我偏要带你去。”
·
也许他一开始就知道了,那双蓝色的眼睛,那个人,是不同的。
那是夜晚将至未至时,落日残影与圆月新辉映在大地上的深蓝。稍纵即逝,只有迷恋夜空的人才能抓住。
他们都不是为了找寻什么,不过是为了那一片广阔的夜空。因此在一群采摘星星的人中间,他们一眼就认出了彼此。

评论(4)
热度(10)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