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骑士童话【安艾】

一个没有任何魔法的伪童话 只是觉得凹凸世界的设定就很童话风所以就这么写了

ooc 埃米大量出场

-------------------------------------------------------------------------


  “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家的鸡就要跑光啦。”老妇神色间写满感激,“自从你来到我们村庄,村子里各种麻烦琐事都被你解决了,你真真是个好孩子啊!比那些出去的人好太多了……”


  棕发青瞳的青年笑了笑,说:“遇到需要帮助的女士,立刻上前援助,这是骑士必备的美德。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如果不是村里的各位收留我,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流浪呢。”


  “我们村庄能收留你,也是我们的福分哪。天色不早了,你帮我修鸡圈也花了不少时间,再煮饭怕是晚了,你就在我们家吃饭好了吧?”


  “啊,不用了,我今天和艾比他们说好了一起吃,想必他们不会忘记给我留饭的,就不麻烦您了,毕竟,遵守约定也是骑士必备的美德。”自称为骑士的青年婉拒了老妇的邀请。


  “那也好,你多陪陪那两个孩子吧,互相也能有个照应。那两个孩子皮是皮了点,心总是不坏的,就是我们这些老人照顾不过来,还要多麻烦你啦。”


  “当然。”


  这时这家的孩子从窗户里看见了他灿烂的笑容与挥动的手掌,兴奋的喊声从窗内传出:“再见,安迷修!”


  “再见!”安迷修回敬一般喊了一声,转身踏上了回“家”的乡间小路。


  这里当然不是他的家乡,甚至不是他的祖国——他是出海讨伐海盗的骑士,奈何船队遭遇海难,他侥幸逃生,孤身一人流浪到邻国。一开始海边的渔村收留了他,奈何他捕鱼技术奇差,也不会经商,与渔村的氛围格格不入,便来到了这里——从事农业的,近海的,贫穷的乡村。成年人要么去了渔村,要么进了城,只留下老年人照顾不能干活的孩子们。他也是受渔村的人所托,帮忙照顾这里的乡亲们。


  渔村的交通工具只有船,他绕着整个村子绕了三圈,才找到一匹能走的骡子。当他晃悠悠骑着骡子终于走到村门口时,两个打闹的孩子突然从旁边的小农田里滚了出来。


  “臭小鬼!王子才不会像你这样呢!你演的一点也不像!”


  “你也不像好吧!真正的公主哪会像你这样残……”


  “你说什么?”


  “我错了我错了!我什么都没说!我们换一个演好吧这个太难了!普通的过家家就好了吧!”


  两个孩子一个红发,一个黑发,没梳好的头发看起来十分浓密,头顶一撮毛都翘得老高,看起来应该是一对兄妹,或是姐弟。安迷修停下来站在那里,听着他们的对话,感到十分有趣。料想这两个孩子应该就是村内的住民,他打断了他们的争论,出声询问:“你们是谁家的孩子?”


  两个孩子这时才肯正眼看他,一个面露犹豫,另一个红发女孩却毫不客气地反问回来:“你又是来干什么的?”


  “我叫安迷修,是邻国的骑士,因为海难不得不流浪,听说这里有许多需要帮助的妇孺,我就来了,希望能姑且在这里定居下来,直到我凑齐能回国的路费。”他向这两个孩子深深行了一礼。


  “老姐,我感觉这个人不太靠谱诶,留在我们这里真的能凑到路费吗,这个人在说假话吧……”他听到那个犹豫的男孩子这么说。


  然而他的姐姐打断了他,大胆地问安迷修:“你是骑士?那你见过王子吗?”


  他无奈地笑笑:“抱歉,我国只有公主殿下,没有王子。”


  “没有王子还算什么国家……”女孩子小声嘟囔着,“那你见过公主吗?”


  “虽然在下只是骑士团里众多骑士中的一员,但我国公主出巡时,在下的确有幸得以瞻仰她们的容颜。”他回答道。


  “那你说说,公主是什么样的?”


  “我愿意用一切美好的词汇赞美她们——她们娇媚的容颜就如初开的百合花,圣洁的身姿又如天边的新月,礼裙与皇冠上缀着的千万宝石都无法盖过她们的光芒,不能胜过她们的美丽。在举国欢庆的宴会上,她们就是最美的风景。她们不仅有着姣好的容貌,还有着无上的美德。敬爱师长,关怀子民,甚至愿意远嫁他国为我国谋得福祉——她们是我国的女神。”他的手还放在胸前,无比诚恳地说着。


  两个孩子看起来被他口中连串冒出的词句吓懵了,愣了好一会儿,红发的女孩才神游似的点头道:“好,我信了。”


  “那,能将在下带去村长那里吗?在下需要一个住处。”


  两个孩子同时将他上下打量,男孩问道:“你会做饭吗?”


  “呃……不会,不过在下可以试着学一下。”


  “听起来好蠢。”女孩露出了嫌弃的表情,“那你就先到我们家来吧!”


  他们的家就是离村口不远的那栋小房子。安迷修知道了女孩的名字是艾比,而男孩是埃米,两人是双胞胎姐弟,他们的妈妈在五年前不幸病逝,父亲则在遥远的城里开着一家面包店,极少回家来照顾他们,上一次姐弟俩见到父亲已经是三年前。晚些时候姐弟俩在村里跑了一圈,召集了村里所有人,向他们介绍了新来的安迷修。随后村里的长辈们迅速一致同意了让安迷修和姐弟俩一起生活,刚好让姐弟俩有个大人管着。就这样,安迷修住进了呆毛姐弟的家,那个积了灰的,原本属于他们父母的房间。


  “安迷修,你怎么还不洗碗!”安迷修刚喝完最后一口热粥,正拍着肚皮赞美食物的美好,艾比的催促声突然又在他耳边响起。


  “好啦,我不过就回来晚了一点点,休息一下下马上就去啦。”他做出举手投降的动作,讨好般地笑着。


  自他在这里住下之后,他确实向这对姐弟学了如何做饭,然而至今手艺欠佳,姐弟俩一致表示了他们对他的作品的嫌弃,因此目前还是他们三人轮流做饭。不过,他承包了刷碗的工作。


  “好啦,今天想听什么故事?”他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早就乖乖坐好等着的姐弟面前。


  “你上次说的,公主的舞会,还没讲完呢。”艾比提醒道。这显然是她万分期待的故事。


  “可是我更想听勇士打败恶龙的故事啊……”埃米在一旁嘟囔道。


  “你个衰仔!难道不是应该姐姐大人优先吗!你竟然敢提出反驳意见!”艾比迅速在他头上打了个爆栗。


  “不敢不敢!我听公主的故事也可以!不过要是老姐你听完之后能像公主那样优雅矜持一些就好……”


  “好啦好啦,”眼看这对姐弟又要拳脚相向(虽然可能是单方面的),安迷修连忙把他俩掰开了,将他们按在小凳子上乖乖坐好,安抚道,“那我们今天就先讲上次没讲完的,公主的舞会,不过说好了,下次就讲勇士打败恶龙的故事咯?”


  “那就这么着吧。”艾比像是勉强同意的样子,卷着落在肩际的红发。一旁的埃米长长舒了口气。


  “上次我们讲到哪里了?哦,上次讲到,小公主穿上了她最喜欢的粉色纱裙,将她好看的卷发梳成高高的一髻,这时候她却找不到她的王冠了,但是英俊的王子还在等着她呢……”


  自安迷修到来后,晚间读书已经成了姐弟俩必不可少的睡前节目。第一天晚上两个小孩子就缠着他讲各种各样的故事,讲他从前在那个王国的见闻,有一天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讲的了,两个小孩子竟从某个角落里翻出一本破旧的故事书来让安迷修读。这下高兴的反而成了安迷修,他不用再动着脑筋想什么样的故事才适合讲给这两个孩子听了,而且还意识到了他还有一些事情是可以做的——因为没有人教导,两个孩子都不识几个字,而这本故事书成为了他最好的教材。


  以前怎么没意识到他们都不识字呢!都是因为这个小村子里根本连用到字的机会都没有,安迷修懊恼地想。


  从此村口这栋小房子里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了起来。听其他村民们说,这两个孩子虽然活泼却十分认生,村子里也没有年龄相仿的孩子与他们玩耍,他们只能与彼此为伴。安迷修想象得到,在他到来之前,两个孩子每天能做的事只有照顾那一片小小的菜田并不断对彼此吵嚷着,打闹着,就这样度过一天又一天。


  而现在安迷修会帮他们照顾菜田,会教他们识字,会陪他们玩过家家,还会给他们讲各种新奇的故事,而不是他们从前整天挂在嘴边的那种老掉牙故事。虽然这样的生活也说不上不单调,但比之前要有意义多了,他想。


  “安迷修!你说,这样的动作,像公主吗?有你们国家的小公主那么漂亮吗?”


  “安迷修!你说,我也能成为能够打败恶龙的、帅气的勇士吗?”


  他总是笑着点点头。不得不承认,最开始他只是被安排来照顾这两个孩子,但现在,他觉得这是一件命定的好事,毕竟这两个孩子是这么可爱。某天过家家的时候他帮艾比将她长长的红发绑成公主那样高高的一束,他甚至想,等他攒够了路费,他就带着这两个孩子一起进城去,他们有权利享受城里的孩子的生活,哪怕这样要攒三倍的路费。


  


  这样平静而充满乐趣的生活一直持续到那封信送到村庄的那天。那时安迷修正在房里教两个孩子识字,突然听到了敲门声,他打开门一看,是小渔村的邮差。


  “咦,安迷修!没想到你竟然和这两个孩子住在一起!过得还好吗!要我说,这两个孩子可不是省油的灯!”邮差笑着和他拥抱。


  “要是你在来的路上问问其他人你就会知道了!我过得还不错,和他们相处的也挺好的!怎么,今天带来了什么好消息吗?”他问。


  “是个好消息!就这两个孩子,他们老爸不是在城里开面包店嘛,听说找到了个有钱人家,想娶他家里的女孩子!那个男人和对方谈了谈……”邮差兴高采烈地大声说着,却突然被安迷修捂住嘴推到门外,目瞪口呆地看着安迷修面容严肃地把门带上了,把他带到村的另一头。


  “两个孩子就在屋里,让他们听见了可能不太好。”安迷修说,皱着眉,“你继续说吧。”


  “……哦,那个男人和对方谈了谈,对方好像还同意了把男孩子也买下做仆人,还出了不错的价格。那个男人把路费夹在信里一起寄过来了,考虑到要有人送这俩孩子进城还放了三个人的份,刚好可以让你到城里去……对你来说,是个好消息吧?到时候进了城,讨那家人欢心,说不定还可以多拿点钱回国呐。只是到时候你可别忘了我们……”


  “那家人的人品怎么样?”安迷修打断了他的话。


  “不知道,我们没人认识,只听那个男人说是有钱人家的少爷要成家立业……”


  “这样吗……也许未尝不是件好事……”有哪个男人不想为自己的女儿找个好人家呢?虽然对埃米来说不公平了点,不过他待在这个小村里也不会有什么出路,到了城里说不定还能某条出路,说不定还能做成管家。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和他们分离,安迷修心里突然涌上许多不舍,突然有一种自己辛辛苦苦培育出的珍珠就要被别人撷取的失落感。不过,即使有些不舍,安迷修对于将姐弟俩带进城一事还是充满期待的。


  然而,当他回到房子里,将他们父亲写来的信向他们读完之后,两个孩子却显得十分抗拒。艾比依然是反应最激烈的那个。


  “我不要!”艾比把桌子拍得震天响,“随随便便消失好多年,妈妈没有了也不回来看我们,突然寄一封信来要我嫁到哪里去,我才不要!谁知道这个老东西安了什么心!”


  “对啊!”埃米也跟着一拍桌子,“不想管我们就算了,我觉得他现在就是想把我们卖掉!把这封信扔掉吧!我宁愿和姐姐和安迷修一起留在这里!”


  “可是我觉得,天下没有不会为自己的儿女着想的父母。或许你们的父亲其实很想你们,但又实在没有精力带着你们一起在城里生活,这才出此下策呢?你们进了城之后,他好歹能时不时见你们一面呀。你瞧他在信里写的,他是多么想念你们呢。”安迷修温和地劝说道。


  “假的!都是假的!我才不信这个老东西!他在很久以前就是这样了!总是想着怎么出卖别人!”


  “可那已经过去很久了,这可能是留在你脑海中对他的误解,一种刻板印象……”


  “安迷修,你不相信我吗?”艾比直视着安迷修的眼睛质问他,一副倔的要死的样子,然而下一秒大颗大颗的泪珠子就从她一双红瞳里滚了出来。平日里喊天喊地的小女孩子哭起来却是一声不吭,只是两行清泪直往下淌,转眼就沾湿了裙摆。一直没话说的埃米发觉到身旁没了声音,感觉不对劲,扭头一看,连忙手忙脚乱地为她揩去眼泪:“诶哟我的老姐你快别哭了,咱们俩就留在这儿,就算安迷修这家伙把我们绑进城里卖了我也把你偷出来然后我们俩自己偷偷溜回来……”


  安迷修和埃米一左一右劝了她好久,她也不肯停下来,只是哭,半天也不肯说话,仿佛要一直哭到天荒地老,晚饭之后她也依旧沉默着。平日里天真活泼的姑娘此时突然失去了光彩,安迷修愁得眉毛都拧疼了,一个劲地开导她,连带她去周游列国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然而小姑娘就是不搭理他。


  最后埃米困得睡着了,安迷修守在艾比床头,也困得眼皮子打架、头不住往下垂的时候,艾比小声问了一句:“安迷修,你很想进城去,再回到家乡,对吗?”


  “对……”安迷修已经几乎在梦里了,全然没察觉到自己回答了什么。


  艾比缩进了被子里,只剩下一撮红红的呆毛还露在外面。


  


  第二天,三个人都仿佛无事发生一般,起初安迷修和埃米还会紧张地偷偷观察艾比的表情,但艾比神色一切如常,另外两个人也就绝口不提昨天的事情,一切都如同往日,直到又到晚饭时,艾比问:“我们什么时候进城?”


  “什么?”埃米仿佛见了鬼一样瞪大了眼睛喊了出来,安迷修则是吓得手中的勺子都掉到了桌上,又滚到了满是尘土的地上。然而他根本顾不上捡,只是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艾比。


  “我说,我们什么时候进城?”艾比神色自若地重复了一遍,“爸爸不是叫我们进城去吗?”


  “可是,可是……”


  “可是昨天你才说你绝对不要的!老姐,你不是疯了吧!”


  “我没疯!”艾比瞪了埃米一眼,“我想过了,如果是嫁给一个帅哥,那我也不亏呀。就算那个人不是帅哥,我说不定能在城里遇到更好的男人把我带走呢!再说了,要是我们过的不好,我们俩这么聪明,难道还不能偷偷溜走吗?”


  “可是,万一……”


  “没有可是!”艾比转过头来支使安迷修,“安迷修!你也要开始收拾行李啦!”


  


  出发前,艾比让安迷修帮她编辫子,那是她最喜欢的发型。安迷修的手很笨,一条辫子要编好久,但是艾比出奇地很有耐心,也没有再出声嫌弃他,只是坐在那里,面前摆着一面镜子,安静地等安迷修编完。


  “安迷修,我这样好看吗?”


  “艾比小姐当然好看了。”


  “感觉就像灰姑娘一样……你说,我到了城里,会不会有金发的王子来拯救我呢?”


  “一定会遇到的。”


  艾比叹了口气:“要是真能遇到就好了。”


  “那么,我会做艾比小姐的骑士,一直守护艾比小姐到那一天。”


  她却没有听到,只是看着安迷修走出门外的背影,想,自己曾经是那么想的。可是命运之手无情地推着她向前走,她已经没有办法留在原地了。


  


  城里果真热闹非凡。艾比和埃米被安迷修打扮一新,坐在马车里观赏着街景。干净的石板路,路旁挤在一块令人目不暇接的商店,一尘不染的玻璃橱窗,精巧的招牌,最令他们惊讶的是涌动的人潮——大城市竟然这么美丽、这么热闹!


  “晚上在高处看城市更壮观呢。”安迷修笑着说,“那时候虽然人们都回家了,可是家家户户都会亮起灯,从高楼上往下看,整个城市都洒满了橙黄色的光点,更好看呢。”


  “怎么可能!灯光根本照不了那么远的。”埃米反驳道。


  “但是白天看这个城市可以看得更仔细呀,晚上店铺都会关门,书里是这么说的;天呐,我刚才又看到一条好漂亮的裙子……”艾比扒着窗户往外看,头都要探出去了。


  “今天晚上我先带你们在旅店住一晚,你们就知道了。我们先去旅店吧,艾比小姐小心,最好不要探出头去,待会在下可以带你们逛遍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方。”


  “在下?你怎么又用这么文绉绉的词了。”艾比不解道。


  “今天在下就是守护你们两位的骑士,请放心,在下一定会让两位玩得开心。”安迷修笑着,向他们行了一个礼。


  他们在旅馆定了一个房间——安迷修询问时艾比脸红了,但她紧拽着安迷修的衣角,还是提出了三个人住在同一个房间的请求。安迷修买了一张地图,按着地图带他们走遍了这座城市所有的购物街,给艾比买了一条她最喜欢的蕾丝裙,给埃米买了一套新衣服,还带他们一起吃了路边的汉堡;傍晚他们回到旅馆躺在床上时,每个人都是安逸而满足的,艾比和埃米脸上的笑容尤为开心。


  “快看!楼下的灯亮起来了!”艾比突然从床上蹦了起来,扑到窗前,眺望着窗外夜景。


  “哇,是真的诶!”埃米也跑了过去,“好多灯亮了!真好看啊!”


  街灯一盏一盏接连亮起,各家各户中也陆续漏出灯光,照亮了整个城市的轮廓。少年人的心事总是难藏而易忘,前几天艾比一直闷闷不乐,埃米也忧心忡忡,这会儿脸上却全是沉浸在城市夜景中、无比开心的笑容。安迷修走到他们身旁,看着他们被暖黄的灯光照亮的脸,不禁也微笑起来,暗自决定将这幅画面放在心中珍藏一生。


  


  “安迷修?我还没睡够……”


  “该起床了,艾比小姐,今天我们该去见你父亲了。”


  安迷修根据信上给的地址找到了那个藏在城市角落的、小小的面包房,那个面包房的味道并不怎么好,刚走进时能闻到糖霜与烤箱的味道,然而走到角落便会闻到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甚至还能闻到淡淡的烟味。肥胖的老板看见安迷修进来先是横了他一眼,而后目光落到了手牵手进来的两个孩子身上,便突然变得和善起来。


  只是那笑容,落在安迷修眼里,只让他觉得虚假谄媚。


  他们的父亲和蔼地摸了摸他们的小脸,告诉他们他们将要去的那户人家是多么富足,随后牵起他们的手就要离开面包店。安迷修却突然发问:“您就这么带他们走了?不再和他们多享受几天家庭生活么?”


  “我怎么决定是我的事。”他凶巴巴地对安迷修说,“去了那里也照样是家庭生活。倒是你,跟过来干什么?”他看了看安迷修跟着他们迈出的脚。他突然觉得这是个麻烦的男人,却又毫无根据,不知该如何摆脱。


  “我是艾比和埃米的朋友。我想,我有权知道他们会去往何处,毕竟我还会回来看望他们。”安迷修答道。


  “哼!”他的胡子飞了起来,“艾比,埃米,跟这位朋友说说吧,我觉得你们不需要让他多陪你们走那么一段路,至于地址可以之后再写信告诉他。”


  “不!父亲,我希望安迷修能继续陪着我们。有他在身边我们真的很开心。”


  “对,我也希望他能继续陪着我们。我们不舍得分开。”


  “哼,那好吧,反正你们迟早都要分开的。”劝说两个孩子无果,他只好向安迷修甩了个眼色,牵着两个孩子大步向前走。


  他们在小巷中穿行了许久,安迷修甚至要以为他们出城了,可事实上他们只是绕到了城市的另一个角落。一个轻佻的男人倚在一个小小的门边抽着烟斗,见两个孩子的父亲牵着他们的手过来,吹了声口哨,走过来迎接他们。


  “哟!这就是你说的两个孩子!看上去比你说的要小啊!”


  “他们只是不爱吃东西,所以有点营养不良,好养活嘛。其实不小了。”


  “行吧,反正会有人要的。”那人敷衍地点了点头,抓过艾比的手臂就要将她往小门里带,她的父亲牵着埃米准备跟上,这时艾比惊慌失措地回头看了安迷修一眼,可安迷修并没有在看她,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个男人伸出的另一只手上,看着它不断向下,揪住了艾比新买的小裙子,向上——


  “住手!”


  安迷修冲上去,重重推开了那个男人:“我不允许你们这么对待她!”


  “你神经病吧!”那个男人骂骂咧咧,握住了拳头瞄准了安迷修的脸,却被安迷修一招撂翻在地,摔得眼冒金星。艾比的父亲气得脸都青了,张开双手向安迷修扑去,却被安迷修轻松捉去了,肥胖的身躯被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在下是艾比小姐的骑士,”安迷修按着他一字一句地说,“决不允许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还有,你这种人,不配做他们的父亲。”


  说完他也将这个男人重重摔翻在地。


  两个孩子看得呆了,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事情转变的太快了,他们还未曾完全明白;安迷修在他们心目中一直是好人的代表,虽然他一直自称骑士,可村子里却没人认真对待过这两个字,安迷修倒也什么小忙都帮,他们只见过安迷修清理鸡圈、修理桌角什么的,从来没有见过安迷修出手伤人;这时在他们面前站着的,仿佛不再是他们的那个大哥哥安迷修了。


  “我们走。以后你们两个就跟着我过。”他牵起他们的手,一手一个,根据记忆向回走去。


  


  “……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们回到了旅馆,两个孩子在床上茫然无措地坐着,房间还是那个房间,阳光还是那样的阳光,可是又突然感觉一切都不一样了。忽然,艾比悠悠吐出了那句问话。


  过了好一会儿,埃米回答她:“我想,我们不用再叫那个人父亲了?以后还是我们两个,再加上安迷修,一起生活,在城里?”


  安迷修轻轻叹了口气,对埃米说:“你先去洗个澡吧。我和你姐姐说说话,一会儿我们说不定还有时间出去玩。”


  埃米点点头离开了。安迷修蹲在艾比身前,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我的小公主,别害怕呀。”


  话音刚落,艾比的眼泪又潸潸流下:“这都算些什么呀!”


  “是我的错,我一开始就应该听你们的话。但是别担心,从今往后,我们和他们不再有任何瓜葛了。记得我说过我是你的骑士吗,我会一直守护你,直到永远。”


  “不记得。”艾比赌气一般说道,“那,我算是你的公主吗?骑士都要守护公主的……”


  “当然了。现在你记得我是你的骑士了。”安迷修笑了,重又牵起艾比的手,“我愿意守护艾比小姐直到永远,不知艾比小姐是否准许呢?”


  “那说好了,你不许离开我!”


  “好。”

--------------------------------------------------------------

END

评论(8)
热度(54)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