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哨向练习【林方】1

哨向设定我就不解释了……因为在下十分懒所以一般文里都会有的设定介绍直接就给省了真想骂自己一声呵呵啊_(:з」∠)_

第一次写哨向设定,也是第一次正经写全职同人文【诶呀两个第一次就这样给了林方呀】,如有差错还请原谅_(:з」∠)_

因为画人都是一张脸所以致力于写文不OOC_(:з」∠)_

以及不要被标题给骗了,这篇文它其实是没有名字的,在下就是想写点哨向练练手_(:з」∠)_有时说不定可能就加进来点别的什么cp不过可能性不高而且不会放在一章里写_(:з」∠)_

又找文看又写作业导致我写的巨慢_(:з」∠)_

以及我要表达一下对手机上wps无法排首行缩进的森森的怨念_(:з」∠)_

-----------------------------------------------

又是一个喧嚣的夏天。

林敬言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高大的梧桐树上碧绿的树叶在一阵阵风的吹拂下起起落落,纷纷扬扬,却只能将肆意抛洒的阳光挡去了小半,不禁想体会一下所谓夏天的气息。

“呱——”聒噪的蝉声瞬间涌入空荡的房间,林敬言手一抖,把打开了一条缝的窗迅速关上了。整个房间又重归于安静的氛围中,让人连时间流逝的气息都感觉不到。

打开嫌吵,关上又嫌寂寞……林敬言在自己心中苦笑了一下。作为一个哨兵,他的五感都相当敏感,一段时间没让向导调整,又让他有些难受了。静静地坐了一会,他决定下去找那个已经和他混的很熟的那个在塔里待了许多年的已结合向导调整一下,顺便去塔外转转。

穿好衣服打开门出去的那一瞬,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大大的落地窗外阳光强烈依旧,却是他自己不肯将窗帘拉过。

四年了啊……自己居然已经在这呼啸塔里生活了三年了。

四年来,他从一个新晋的哨兵逐渐成长为一个成熟老练的哨兵,同时得到了塔中几乎所有人的尊敬与爱戴,甚至是呼啸塔最强哨兵的身份。

但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是一个哨兵,他想寻找一个适合他的向导;同时他也是一个男人,希望能遇到一个命中注定的女孩。

好吧……说得通俗点,就是他林敬言,想找一个自己心仪的向导妹子。

按理来说以林敬言呼啸塔最强哨兵的身份,想找个向导妹子不可能是什么难事,事实上塔里还真有一部分向导妹子对他仰慕已久,不过可惜没有林敬言对得上眼的。毕竟呼啸塔不算大也不算有名,可爱的向导妹子们大都追着嘉世霸图那些个出尽风头的最强哨兵去了,这一个小小的呼啸塔还真没什么本地人以外的人光顾。就是本地人,在能力觉醒之后,也有许多都奔着离这里不远的嘉世塔去了。

而平素温和的林敬言一向有着认真考虑自己不远的未来的习惯,因此他克制住了自己与那些萍水相逢的向导结合的冲动,因为他想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向导,更是一个从头到尾都一直理解他、支持他、与他有一样的心的人,而不仅仅是那个共享感情的连结。

接受完了已结合向导的抚慰从呼啸塔出来时,林敬言又和那个守在塔门口的年轻人聊了几句。

“哟,好久不见啊老林,今天出去啊?那就不用我给你捎东西了吧?不如你顺道帮我捎杯杯冰奶昔如何?”年轻人没大没小地叫着他,笑着和他搭话,顺便在他本子上随随便便记上了林敬言的名字。林敬言向来有着温和的性格,即使身为哨兵也从未因为自己的身份或力量惹出什么乱子,甚至少有人能发现他是哨兵,出塔时守塔人要对每一个出塔的人重复的千叮咛万嘱咐在他面前一律都省了。

“行啊。”林敬言笑笑。这个年轻的普通人叫方锐,来呼啸塔守塔也守了一年了,天生是个自来熟的性格,不管是谁有事没事他都能拉着扯上两句,几乎和塔里每个人都十分相熟,没事的时候在城里逛逛时也经常会帮塔里的人带点零食什么的回来。和这人聊了一年,林敬言也知道他原来是蓝雨塔那边的人,只是家族里的人个个都觉醒成为了哨兵向导,唯有他却迟迟未能觉醒,族人对他有些失望,父母又怕他在族人面前总被看不起,这才把他送到了千里之外的呼啸塔来。

“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啊,”说起这事时方锐面上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反正自他们一个个觉醒以后我和他们来往就远了,离开也没什么难受的,我一个人不也过得挺好的,这儿也挺让人开心的啊。”

不过林敬言想这个年轻人想来还没有放弃希望。至少在林敬言闲着没事干的时候,方锐总是缠着他,让他教他点体术什么的。许多次伴着这个小伙子的笑骂声的闲时训练过去,方锐的力量和技巧都提升了不少,这让林敬言觉得这小子着实是个可塑之才,只可惜是个普通人,体能和反应都被限制于此了。不过这样不算太正经的师徒关系,倒让他们之间亲近了许多。

“不过林大大,你出去了可得快点回来,听说最近局势又紧张了,指不定什么时候战争就爆发了呢,到时候门禁说不定一下就加严了。”方锐认真地说着,又笑嘻嘻地补上一句,“当然这都不是重点,下午四点我就换班了,你可得早点把我的奶昔拿过来,别便宜了其他什么人。”

“你小子,就惦记着这些吃的。”林敬言松爽地笑笑,招招手就走了。至于方锐半认真半玩笑提起的战争,他虽相信却也无可奈何。抬头看了看空中明亮的白色太阳,他觉得自己还是先享受一番这晴朗的天气下宁静祥和的城中气氛比较好。

---------------------------------------

TBC

评论
热度(8)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