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哨向练习【林方】2

哨向设定练手 纯林方 其他cp出现会换tag

私设怎么可能没有


和小基友讨论了一番方锐大大的信息素应该是什么味道的……然后……从芒果到哈密瓜到羊肉串到榴莲到菠萝……所以说重点错了吧我们在说的是闻着的味道不是吃着的味道啊喂……

所以到底是什么味道呢?嘿嘿写到的时候再说_(:з」∠)_

以及我真的不想写到战争啊,因为在下对于战争的各种武器啊战术啊那都是相当的不了解……

还有就是出于私心这篇林方大概会一直甜甜甜?

昨晚我写文写脱了写了一小时码了八百字出来……爪机码字很累的你们不要说我慢……以及上一篇1700我一翻进度条【什么鬼】还是觉得好短啊,可是这种长度都已经是爆字数的结果了_(:з」∠)_感觉自己两更才能算一章_(:з」∠)_但是我也不想一次几百字地一点点挤出来_(:з」∠)_

以及这一更感觉也没讲什么,写了半天还是像在交代设定_(:з」∠)_以及这不是方阮真不是_(:з」∠)_诶呀林敬言大大都没怎么出场呢_(:з」∠)_

算了不唠了,正文

——————————————————


春困夏乏秋累冬眠。方锐想,自己一定是处在夏乏的状态里。

盛夏将至,临近正午时的阳光已变得十分强烈,方锐只要一抬头,便会被晃眼的阳光刺得双目眩乱。这时户外正如同蒸炉,方锐守在塔门处那个小小的桌前,不遗余力地向后缩着,想要躲避射来的阳光。正午没到一会儿他就被蒸得无精打采,软软地陷在一阵没来由的甜香中趴在桌上睡着了,也不管是否有进出需要登记的人,甚至连午饭都忘记了。

所以当他醒来了的时候,是被某个自觉而友好的家伙叫醒的。

“方锐大大?方锐?”

方锐抖了抖眼皮子,挣扎了一番才勉强从黑暗中脱离出来,又如颤抖般狠狠地眨了几下眼睛,这才认出面前的人是阮永彬。半睁着眼睛感受了一下依旧毒辣的太阳,方锐估计自己应该是刚昏睡过去没多久,就被面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家伙弄醒了。

阮永彬面上五分人畜无害,内心五分人畜无害,和在一起就有了十分的人畜无害。但方锐知道这人虽然善良,却决不是一个软弱或是可以任人随意捏弄的人。阮永彬和他一样,也是一年前才来到了这里,不过那时正是他刚刚觉醒成为一个向导的时候。方锐还记得,阮永彬刚来的那一个月,面色一直都黑沉得像一潭死水,脸上简直就像是明明白白地写着“谁敢随随便便决定我的人生我就送谁下地狱”这句话。过了一个月,所有人都因为他周身笼罩的似有若无的阴暗气场而不敢轻易靠近他,他的阴暗气场才一点一点削弱下来,逐渐露出了善良的本性。而方锐也正是从这时开始跟他逐渐变得熟络的。

“当时我真的好害怕啊,”入塔半年后的某天傍晚,阮永彬在集体出来训练的时候和方锐一起坐在一棵无忧花树下,聊起以前的生活,“我以前也见过,一户人家的女儿突然觉醒成了向导,一瞬间路边就有几个人回过头来,满眼贪婪地望着她,没过多久就把她带走了,不知道带到了哪里。当时也没有什么严格的制度或者专门管理的人,我们也没办法拦住他们,从此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家女儿。”

“这个我懂,”方锐说,“以前我就经常跟邻居家的小孩们玩,大家都是听着向导的一百个悲惨故事长大的。”

“我家并不富裕,却也不算穷,只是我爸妈都特别善良软弱,塔的人没费多少力气就将他们说服了,就答应了给他们一笔钱,和每年能见我一两面。当时我不知道进入塔内之后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塔的人会不会随意决定我的归属,所以我决定不给任何一个人好脸色看。”

“你爸妈特善良这一点我倒是从你身上看出来了,”方锐叼着根鼠尾草,玩笑般打量着阮永彬,“不过软弱这一点上你好像和他们不大相似啊阮大大。”

阮永彬无力地笑笑:“当时我可是把所有人都当作假想敌来着,那种心境下还软弱是不行的吧。其实一直给人一种很阴暗的感觉也不是我故意的,我只是一直心情不好,又不想被人注意到而已。还好后来我就发现其实大家都很好啊,至少向导是这样,哨兵我都没认识几个。我觉得,一直和大家在一起,我也不那么软弱啦。”

然后在一段时间里,两人都没有说话,就静静看着无忧花叶连成的一片深沉的绿在一点点暗下去的夕阳的光下摇动,太阳一点点沉下去。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过呢?”方锐突然问。

“唔……谁知道呢?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会不会有、或者什么时候会有战争。如果没有战争,我就希望能找到一个适合我的哨兵妹子,不过,我比较不引人注意啊,如果实在没有妹子,能有一个像你一样一直都很乐观的人陪着我我也就满足啦。”阮永彬停顿了一下,又说,“如果战争真的来临了……那就只能得过且过了。”

“方锐大大你呢?”

“我吗?大概也就是……按自己的意愿来,该咋样咋样吧。我也一直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一直也都是得过且过啊……大概,希望能一直这样简单地过下去吧,能在塔里混到一个高位就更好了。”

“那你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的管理人。”阮永彬笑,眼神里闪着羡慕和欣喜的光,“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我们这些被软禁在塔里的向导的地位,究竟是比其他人都高还是比普通人还低呢……”

而现在,这个一向善良,不经常表达自己意愿的人,竟然紧张地摇着趴在桌上的方锐的肩膀。

“唔……别摇了……干嘛呢?”方锐忍着头昏脑胀的感觉,抬起头来瞪着阮永彬。

“你……”阮永彬像是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你不是中暑了吧?”

“大大我在蓝雨的时候就没中过暑,就呼啸这气候还能让我中暑?”方锐瞪了阮永彬一会儿,又突然软软倒在桌上,“不过阮大大,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我还真有可能是中暑了……我要睡一会儿……你先帮我请个假……”说着方锐就真的又昏睡过去。

“你……你给我起来!”阮永彬说着,又紧张地望了望四周,“不管你是中暑还是别的什么,这个时候都不能趴在这儿!”他硬是把方锐从座位上拉了起来,从他桌后的抽屉里抽出一瓶中和剂,往自己身上草草喷了两下后就往方锐身上一阵乱喷。

“干什么呢?”方锐闻到中和剂的味道后瞬间就清醒了。守塔人的桌里总会有中和剂,必要的时候可以给某些粗心大意的向导带上。但他知道阮永彬要出门就不可能忘记带中和剂,所以这中和剂……是送给自己的?!

“去给你请假,回你房间。”阮永彬的眉毛都要皱成一团了,紧紧拽着方锐的一只胳膊向塔内走去。


下午三点,林敬言提着一杯冰奶昔回到塔前,却发现方锐已然不见踪影,守在塔门前的竟然换了一个人。

————————————————————

T.B.C.


评论
热度(11)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