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哨向练习【林方】3

哨向设定 纯林方 ooc尽量不 文笔渣 私设怎么可能没有

这么晚才更真是不好意思……星期四星期五的时候都没有文力……发现熬到半夜才有文力的我眼泪掉下来_(:з」∠)_虽然这次爆字数爆得更厉害了可是我觉得我写了一堆废话……林大大都没有出场我都不好意思打林方tag了_(:з」∠)_还有一点点可是我没耐心了先把这一大段发出来再说_(:з」∠)_相信我阮大大不会再有这么多戏份了_(:з」∠)_看我真诚的眼睛_(:з」∠)_

一不小心往后的剧情大概就要脱离预定轨道了呢_(:з」∠)_我总是干出这种事_(:з」∠)_

以及,下星期可能就不能带手机到学校了,我在家又不喜码字,更速可能会慢慢慢慢慢……虽然这其实本来就是不定期更新_(:з」∠)_

为什么每次我都要在正文前唠几百字呢_(:з」∠)_

下次大概就更双鬼了吧_(:з」∠)_

以及第一更的tag打错了这件事就算有人发现也忽视掉好了_(:з」∠)_

——————————————————————————

哨向练习【林方】3


方锐醒来的时候,最先映入他眼帘的就是略有些斑驳的天花板,再到天花板下不积灰尘的四面墙壁,而房间里稍显清冷的熹微晨光让他分辨出现在仅仅是六点钟都不到的清晨。他的目光继续向四周探查了一番,很快确认了这是自己的房间没错——他的杂志和衣物都还乱七八糟地摆在原来的位置,和他昨天早上——他扭头看了看床头的电子闹钟确定了是昨天早上没错——他出门前房间里的摆设一模一样。

现在离他平时的起床时间还早,更何况他今天不值班,可以一觉睡到大中午,他也就继续在床上躺着,驱动他还有点沉重的头去思考昨天发生的事。

——所以,他应该是中暑了吧?原来中暑是这种感觉吗,浑身乏力,头昏脑胀……至于阮永彬把中和剂往他身上喷这件事,果然得是个梦吧,他现在可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向导那样强大的精神能力,反而还觉得自己软趴趴的,什么也不愿意想,一动也不想动。十八岁觉醒成一个向导,这种事太离奇了,一定是自己中暑的时候出现了幻觉,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不然怎么会还在自己这个小房间。对,就是这样的。方锐在脑子缓慢的运转之下勉强将自己说服了,想继续睡下去,奈何已经没有丝毫睡意,只能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除此之外没有丝毫动作、丝毫想法。

日上三竿之时,方锐听到一丝微弱的开门声,心下正惊讶着究竟是谁能拿到自己房间的钥匙,扭头一看,是阮永彬。

“你别盯着我了……”阮永彬一进来就见方锐的眼睛直勾勾地瞪着自己,心下莫名生出一股凉意,无奈地笑笑,对上了他清澈的眼睛,“我昨天担心今天来看你的话你会不会还没醒,所以就把你钥匙拿走了。”阮永彬说着,把方锐的钥匙放在了他的床头柜上,顺便放了一个饭盒。

“……哦。”方锐闷闷地应了声,“阮大大真好啊,还给小的带早饭来。”

“本来是我的早饭的,”阮永彬说,“既然你醒了,早饭自然是要给你的。”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沉默了一会儿,阮永彬开口问道。

“……还是不怎么舒服,”方锐望着天花板,静静地仔细感受了一会儿自己浑身上下的状态,“醒了以后也一直头晕,一思考就头疼,如果可以我真想一直睡死过去,怎么偏偏就醒了呢?你说,中暑一般要休息多久?”

阮永彬没有立刻回答。方锐转过头去,却看见阮永彬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自己,其中似乎还包含着无语和一点点愤怒。

“敢情你昨天还是没醒啊?”阮永彬没好气地说,“还没反应过来?你还没意识到你是在觉醒吗?”阮永彬话声刚落,方锐就感觉到后脑传来一阵钝痛,他用了两分钟从这份疼痛中脱离出来,并接受这是一次精神攻击的事实。

“觉醒成……一个向导?”说这话的时候,方锐突然觉得自己的喉咙又干又涩,仿佛在阻止自己说出这个可怕的事实。

“对。”阮永彬点点头,仿佛法官手中的锤子敲定了审判。

方锐将自己的头摆回了那个望着天花板的位置,一言不发。

阮永彬见他不说话,也就没有再出声。方锐的沉默在他的意料之中,或者说,方锐有什么样的反应他都不奇怪。刚进来的时候他还觉得方锐太正常了,正常得不对劲,现在确认事实以后他觉得方锐此时的表现才是最应该出现的。

无论是谁,成为一个向导之后,一瞬间涌上心头的情绪恐怕都是恐惧,迷茫,还有……深深的无力感。再然后,可能就是对命运的愤怒。然而阮永彬并不知道方锐会不会愤怒,会不会有别的情绪,毕竟他知道方锐的家庭一定是希望方锐觉醒的,虽然不知道觉醒成哨兵或向导会不会对他们对他的态度有影响;但是方锐早在一年以前就已经被他们放弃了,他还会在乎家庭的意见吗?方锐更是早早就将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的道路规划好了,准备循规蹈矩地过完他极大可能会是平凡的一生;现在却横生变故,将他已经做好的规划彻底打碎,从此让他走上一条完全不同、不可能如意、甚至可能充满痛苦的人生道路,从此被锁在塔里,又或是被迫结合,这都有可能。从觉醒开始,向导们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眼前几乎是唯一的、几乎没有变数的路。

阮永彬并不知道自己在方锐心中是什么地位,但这一年以来方锐作为一个普通人却一直都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他刚发现方锐正在觉醒成一个向导的时候,他心里其实是有点小高兴的。但他同时告诫自己,方锐是他的朋友,是他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帮助的人,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向导中的一员,是和他一样可怜的同伴。因此,他要尽自己的力量,让方锐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下去,甚至于逃出塔的控制。

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等着方锐的决定。

他悄悄地展开了他的精神领域,感受着方锐的情绪。方锐此时还不会控制自己的精神力,一切情绪都像是展品一样乱糟糟地摆开,又混乱地浮动着。这其中有的情绪,和他所想的差不多,最多的就是迷茫,但,阮永彬在其中也发现了坚定。

阮永彬放下心来,静静地陪着他,感受着方锐的情绪,却不去安抚,因为他知道,方锐一定有自己的想法,自己此时的安抚甚至可能适得其反。

终于,很久之后,方锐开口了。

“我不能留在这里。”方锐说,“我要离开塔。”

“好。”阮永彬果真点了点头,“但在那之前,你恐怕还得学一些向导的技能,关键时刻保命用。比如,我最近已经用得差不多了的,也是最重要的,投放暗示。这个能掩盖你的信息素,所以你能熟练掌控这个才能走,不然我也没有办法一直给你提供必要的中和剂。”

“需要多久?”

“这个取决于你。”

方锐又沉默了。他相信自己为了逃离这里一定能坚持,但他并不了解自己的天赋。十八岁才觉醒,能有多少天赋呢?

就在这时,阮永彬的安抚适时地投射了过来。方锐仿佛感到了一股暖流从心中流过,他略有些急躁地抓住了它,让那股暖流在自己心中环流,同时感受着心中那份坚定越来越强大。

“谢谢阮大大。”方锐又转过来看阮永彬,阮永彬觉得自己不用看他的眼睛就能感受到他的真诚。“要跟谁说这件事吗?比如你父母?你打算去哪里?”他还是忍不住将自己心中的疑惑一股脑地抛了出来。

“不用了,这件事还是以后再说吧,我也不打算让他们为我瞎操心,等到我能在外面照顾好自己了再告诉他们吧。至少在目前……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了。至于去哪里,我还没有想好……但等到要走的时候就知道了吧,到时候会告诉你的。”

“不过……向导也能进普通人的这一层吗?”方锐之前一直在想自己觉醒的事,现在想起这码事,自然还是要问一问的。

“问的好啊,就是你,害我操心得这么厉害,还白白浪费我两天出塔的机会。”阮永彬见他恢复了正常,也不那么小心翼翼了,直接朝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没事了吧?快到中午了,我也差不多得去吃午饭了,要帮你带一份吗?”

“不用了吧?理清思绪以后我觉得我好多了。”方锐说着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还有你的早餐呢,倒是你都没吃早餐,还是赶紧吃午饭去吧,别说是朕亏待了你。”方锐拿起了摆在床头柜上的饭盒,打开一看是几个生煎,却也没说什么,摆摆手赶阮永彬出去了。

阮永彬走后,方锐捧着饭盒就又无力地靠在了床头。

————————————————————————————

T.B.C.

所以点心大大到底有没有离开塔呢?_(:з」∠)_


评论
热度(7)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