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哨向练习【林方】3.5

啧啧啧昨天作业太多啊今天3.5总算是被我磨出来了_(:з」∠)_居然也有1000字呢_(:з」∠)_ 我在想啊,写林方的时候我发现前几天是林大大生日,准备写双鬼的时候我又错过了轩哥的生日,那我写修伞的时候还赶得上叶神的生日吗……_(:з」∠)_ 本来想最后添一句给锐锐虐心的,想想写在下一章比较合适就罢了_(:з」∠)_ 我忘记我想唠什么了也晚了就不唠那么多了_(:з」∠)_ 哦对了s市n市离那么近什么的生煎肯定也有的吧其实我并不咋了解生煎嗯_(:з」∠)_好像也没吃过呢 ————————————————————————

哨向练习【林方】3.5


林敬言走到方锐的房间前,敲了敲门。

“谁啊?”里面传来方锐没好气的声音。

“我,林敬言。”

“那就进来呗,门没锁。”

林敬言转了下门把手,还真没锁。一推门,林敬言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中和剂的味道,下意识地就出声了:“咦?”

方锐似是早就料到了他的反应,解释道:“阮永彬刚走没多久。”

“哦。”林敬言也没怀疑。他和阮永彬这个才来了一年的向导也算是熟人,自然知道阮永彬是学医疗的,又是方锐的朋友,会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难怪早上我想来看你的时候他们不放我进来。”以前总有些私下对上眼的哨兵向导来普通人居住的这几层幽会,久而久之塔里的人也就学会了多留个心眼,把这里也设为进出需要记录的地方。

走近几步,林敬言就注意到方锐正坐在床上拿着筷子捣鼓饭盒里的几个生煎。那几个生煎的皮都被他撕开了放在摊开了的饭盒盖上,满是油的馅则留在饭盒里,而方锐正把那些皮挑出来吃。

“还是吃不惯啊?”林敬言看着方锐仔细在饭盒里挑拣的模样不禁笑了出来,“吃不惯就别吃了嘛,阮永彬买的吧?”

“是啊是啊,”方锐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你说阮永彬怎么就吃得下这玩意呢,还总是吃,我就受不了,我觉得这大概是我最不认同他的地方了,所以说这玩意简直挑起矛盾的神器啊,如此丧尽天良的东西怎么能留存于世上呢。”方锐说着,一脸的痛心疾首。

“别乱说,”林敬言严肃道,“还是有很多人爱吃这玩意的。”

“不是吧老林你爱吃?”方锐一脸惊恐。

“……不,只是能吃下而已。”对着方锐瞪大了的眼睛,林敬言不忍心打击他,取了个折中的说法,“你不是中暑了吗,我作为你师父也特地来看你了嘛,还顺便给你带了午饭,吃不下就吃这些吧,还有你昨天要的冰奶昔。”说着把手里提着的一袋东西放在了床头柜上,在床旁的木椅上坐了下来。

“啊!这不是那家超赞的小饭馆的套餐吗!老林你对我真好!”方锐看着眼前的饭菜,眼睛里简直要蹦出爱心来,放下阮永彬的饭盒就拿起了林敬言带给他的外卖喜滋滋地吃了起来,吃的时候还时不时发出“唔唔”几声意味不明的感叹,一脸满足的神情。林敬言也就一直那么坐着,看着他吃完。

“怎么样?”方锐放下筷子的时候,林敬言笑着问他,“看你这架势,应该是好很多了吧?”

“是啊,有林大大送的爱心外卖,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好起来啦,头也不那么晕了,”方锐答道,“就是我的身体还在跟我说它好累不想起来啊。”

“不是逃避格斗训练的借口吧?今天可是原定的训练时间呢。”林敬言打趣道。

“怎么会呢,林大大你看我真诚的眼睛。”方锐睁大了他一闪一闪的眼睛看着林敬言,看得林敬言都不好意思了。

“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先走了,你好好躺着吧。”林敬言不自然地笑了笑,就离开了。

出门的时候,林敬言觉得自己似乎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百香果香,像是哪个向导的信息素的味道。附近似乎并没有其他向导,然而他印象中阮永彬的味道并不是百香果味,难道是自己记错了?想不通的林敬言关门时又担忧地看了方锐一眼,那个一向讨人喜欢的小子此时正安静地坐在床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

T.B.C.

为什么是百香果?因为知浅觉得香啊_(:з」∠)_虽然百香果那么酸_(:з」∠)_但是又不是吃的味道谁管它_(:з」∠)_


评论
热度(14)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