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哨向练习【修伞】1

啧啧啧我就是这么无耻把直接把这篇作为了叶修的生贺_(:з」∠)_

叶神生日快乐!叶修可是要站在荣耀巅峰的男神!

其实这系列哨向练习我已经想好名字了,不过懒得改了……_(:з」∠)_这一篇并没有提及什么哨向设定的内容,可以说是另一个设定的世界上叶神和伞哥的初识……美好时光的开端啊,叶神你高兴吗_(:з」∠)_所以选择了直接把这篇作为了叶神的生贺_(:з」∠)_双鬼都没开就为了赶上叶神生日_(:з」∠)_

这星期真的是各种忙成doge……4天下来就码了1965还带标点符号的,晚自习硬是加了点内容添到了两千字_(:з」∠)_文力不足真是一件令人心塞的事情_(:з」∠)_

文风古风与现代并存 OOC可能

——————————————————————————

哨向练习【修伞】1

苏沐秋想,自己怎么就碰着这个小冤家了呢。

当时正值初夏,蝉声初响,一唱一和,略有些单调却没来由地让人觉得安心。今年的夏天来得晚,市井旁的巷子里斑驳的灰色石墙上是大片大片的迎春花,还有少部分嫩苞小心翼翼地从枝头探出头来,剩余的则尽是将自己全部舒展开了的开尽了的,大片大片的花瓣摇摇晃晃地搭在叶间,微风一动就吹下几片还带着花香的残瓣,给这堵灰墙染添上了大片浅浅的黄绿相间而淡香弥漫的旖旎风景。

苏沐秋照常坐在那堵灰墙下花开得最盛的角落,有一搭没一搭地叫卖着不同口味的冰激凌。

将近正午,常常路过这儿乘凉顺便与他谈天的熟客都纷纷散了回家去了,他却还打着把报纸糊的厚厚的伞坐在墙角看摊。

忽然,他看到远远的一个人影在人迹稀疏的小巷中向这边一步步走近,最后停在了他面前。这人有一头乱糟糟的黑色头发,脸上似乎写满了“懒散”两个字,但这却掩盖不住他眼里的好奇。

苏沐秋坐在墙角,抬起头来,与面前的人对视着,却也不阻止这人上下打量的目光。对视良久之后,苏沐秋忽然笑了起来:“客官要来点冰激凌吗?”

来人点点头,视线却没有从苏沐秋身上挪开,直到苏沐秋又笑着问了他一句“要什么口味的?”他才没有盯着他,而是思考了一下,说道:“香草味吧。”

苏沐秋打了一份香草味的双球冰激凌给他,接过他给的零钱后便重又在墙角坐了下来,而接过冰激凌的那人的目光却依旧黏在他身上,像在打量什么他从未见过的新奇生物。突然,那人坐在了他身旁。

“怎么,你有什么想问的吗?”苏沐秋正打算随意聊点没营养的话题来缓和一下这让他略有些尴尬的气氛,对方却没给他这个机会,在他停顿的那一瞬间抽出了他藏在卖冰激凌的推车里的水果刀,迅速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苏沐秋并不慌张,眼珠子轱辘似的转了几圈,确认了巷子里并没有什么人后反过来打量面前这个拿刀抵着自己脖子的人。少年看上去和他差不多大,十七八岁,明显是独自一人,却不像是什么历尽穷困之人或是凶神恶煞之辈,他的脸明显是未曾经历过什么灾难的,虽然此时有些风尘苦旅的痕迹,但他却似乎对这些事毫不在意,只是满眼放光地看着他。但苏沐秋不用细想,只看着他的眼睛都能确定这人并无丝毫恶意,纯粹是对他感到好奇罢了。那么,他感兴趣的是,这人又在猜测些什么呢?

“刀子都架在脖子上了还不见慌张,你果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啊。”那人说着,语气里只有纯粹的感叹,“若说只是随便带把刀防身,你的反应可不像是那种胆小鬼。”

“当然不是。”苏沐秋挑了挑眉,还持着的伞骨往前一送,没将对方推开多少,却借力向一旁挪了好几分,离开了水果刀的威胁范围。然后他便用右手将对方握着刀的左手手腕钳制住,左手伸出去捏着刀面的同时转了转敲在对方被自己抓着的手腕上,对方手一松,他这才将刀抢了回来,一转刀柄又是握在了自己手中。

但对方显然也身手不差,右手向前一敲刀的钝面竟将刀从他手中敲了下来,刀锋向苏沐秋的右手飞去,苏沐秋正要翻起手来接,却没注意对方的左手竟伸过来戳中了他的筋脉,他刚要接住那把刀的手便一软缩了回去,而对方则又是飞快地将刀攥在了手中。

正当对方要继续拿刀架在什么地方威胁他的时候,巷口处突然传来一声喊:“哥哥——!”

他的动作停滞了下来,脸上尽是惊诧,仿佛在说:“这个时候这巷角还会有人?”

苏沐秋觉得他的表情有些好笑,解释道:“我妹妹。”

对方脸上惊讶之情更甚,“你还有个妹妹?”这几个字简直是明摆在脸上,但他很快将表情收敛了,只点点头回了个“哦”字就迅速将刀塞回了原来的地方。

就在那一瞬一个小女孩从巷口转了进来。她看上去约莫比他们小三四岁,一身朴素的连衣裙,然而脸上却是与之不符的灿烂天真笑容。“哥哥……”女孩本是欢快地跑进来的,在见到苏沐秋之外的人后脚步便慢了下来,微低着头,似乎有些怕生。然而小女孩走过来后,却并没有躲到苏沐秋身后去,而是先在推车旁舀了两份冰激凌,一份递给苏沐秋,自己舔着另一份,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好奇地看着这个陌生人。

这人对小女孩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对小女孩笑了笑以示友好后,目光就又回到了苏沐秋身上,对他说:“再来?”说着还拧了拧手腕,言下之意是不动刀子的那种。

“你就这么喜欢比这个?”苏沐秋这么说着,眼里却闪着兴奋的光,“行啊,就在这儿战到有人过来为止?”

这时候小女孩却扯了扯苏沐秋的衣角:“先吃饭比较好吧……”

苏沐秋听言一愣。之前他没注意,原来太阳都已经开始从天的最高处滑下去了。其实他现在还并不怎么想吃午饭,但也要照顾妹妹的感受不是。这时候,小女孩脆生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如你们先回家吃饭,完了直接在家里比?”

对方明显也是为她的提议惊诧了一瞬,而后便笑着问女孩:“倒是很直接嘛。你叫什么名字?”

“苏沐橙。”苏沐橙答得也干脆直接。

“喂喂,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就套我妹妹的名字啊。”

“叶修。”对方回答得十分随意,“你呢?”

“哼。”他轻笑一声,“苏沐秋。”

午后的阳光耀眼非常,叶修随手从墙上拽了根带着零星几朵残花的迎春花枝编成了一个花环戴在了苏沐橙头上,小姑娘蹦蹦跳跳地一路上玩着花环走在他们前面,时不时回头催促推着冰激凌车的两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忽视了两人一路上持续的小动作。

“你妹妹也不是什么都不了解啊?怎么不肯在她面前动刀子呢?”某次他们的距离拉得比较远的时候,叶修悄悄问苏沐秋。

“她还在上学的年纪呢,先让她安心上学比较好吧。这些事她还只是知道,我还没有和她仔细说过呢。”苏沐秋应着,对于自己的手又被对方钳制住了这一事实十分不爽。

苏沐橙突然又回过头来向他们喊道:“快点啦!不然我先走了!”

两人目光炯炯地对视了一会儿,眼神里尽是少年的不服气与轻狂嚣张。然后他们就推着推车迅速向前大步走去,赶到了苏沐橙身旁。也不知是热浪退起的风还是他们的脚步带起的风,将零落的迎春花瓣纷纷吹到了推车上。

————————————————————————————

T.B.C.

评论(2)
热度(18)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