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哨向练习【林方】4

*把握不好可能ooc

*纯林方 不出现其他cp.

事实证明夜晚写文效率太高。然而太久没睡个好觉了现在也太晚了我就不唠了。最近文力也不太足_(:з」∠)_

——————————————————————

哨向练习【林方】4


那个夏天,方锐从林敬言的视线中消失了。

-

两星期后,当他拎着锅绿豆海带去方锐住的楼层找他的时候,电梯口的小哥咬着笔问他:“林前辈来这儿有什么事儿吗?”

“来找方锐啊,他应该已经好了吧?怎么最近还是没见他呢?不会又出什么毛病了吧?”方锐算是林敬言的徒弟,有了方锐的大力宣传,这事儿塔里不少人都知道,塔里的普通人更是人人皆知。林敬言来这层除了找方锐就没别的事儿了,他还觉得这小哥问题问得有些莫名其妙。

“啊?锐哥已经走了啊,前辈不知道吗?莫非他没告诉你一声?”出乎他意料的,小哥抬起头惊讶地望着他。

“啊?”林敬言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他去哪儿?”

“不知道啊,前几天突然就辞职了,也不知道是家里出事了还是怎么着。”小哥也是一脸不明就里。

“他辞职了?……也就是说,他现在不在塔里了?”林敬言还有点愣愣的。

“对啊,我们一时找不到新的人手,他的房间还空在那儿呢。”小哥手上转着的笔一停,指向了离门口不远的那扇林敬言十分熟悉的、此时正半开着的门。

林敬言走了过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明明已经知道了方锐不在那里却还是想过去看看,就好像不亲眼确定一下就不能相信这件事一样。而走得越近,他越觉得方锐还在,就在房间里面懒懒地坐着,玩玩电脑什么的。然而他一点点悬起的心却又在理智地提醒他方锐不会在里面。他将门推了个彻底。

——方锐果然不在里面。甚至,整个房间都空了,他甚至很难在里面找到方锐的痕迹。

离开的路上他一直都在胡思乱想。自己究竟是在期待什么呢?林敬言在心里苦笑,和方锐认识了一年,这个开朗的男孩在他单调的生活中涂抹上了很明亮的一笔色彩。方锐是个既善于讲述也善于倾听的人,林敬言不仅把他当成了徒弟,更是他的朋友、甚至像是他一个可爱的弟弟。然而,他林敬言于方锐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以为自己于方锐应该是亦师亦友,然而方锐一声不吭地离开塔的时候,却并没有向他透露过任何讯息。

不对。林敬言脑袋里不断蹦出的想法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几丝直觉像是从脑海中极艰难地钻了出来,告诉他一定是有什么方锐不想让他知道的事发生了,否则方锐不会一声不响就这么离开。究竟是什么事呢?

然而他不敢凭空这样想下去了。他觉得他一定会因此钻牛角尖的,还不如这时就不要想它。

而他还是见到过方锐的,就在一星期前。

那时是黄昏,林敬言坐在自己的落地窗前,掀开窗帘的一角,静静地坐在那里发呆。飘忽的眼神渐渐就落在了远在自己下方的梧桐树根处。

那里,一个他十分熟悉的身影正坐在逐渐暗淡下来的光线中。

那时他还不知道方锐将要离开,只是觉得奇怪,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装深沉玩忧伤了?也不知道他好点没有?林敬言这样想着,就开门下楼去了,不然他也不知道如何在这单调的生活里找到太多乐趣。

下去之后,方锐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怎么了?”林敬言脸上不由自主就带上了温和的笑容,“你居然会一个人坐在这里?思考人生吗?”

“是啊,”方锐轻轻地答了一句,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话,脸上没有表情,“思考人生。”

林敬言愣了愣。这不是平常那个不着调的方锐了。方锐极少露出这副模样,然而每次他这幅模样都必定是没有丝毫心情开玩笑了。方锐这个似乎有无穷的精力的少年居然都没有心情开玩笑的时候,林敬言就知道自己该认真开导开导他了。

“出什么事了?”林敬言在方锐身旁坐下,“愿意和我说说吗?”

“不用。”出乎意料地,方锐一口回绝了。

然而林敬言并没有就此沉默:“是对未来感到迷茫吗?”他自己便是这样,觉得自己走在一条平平淡淡的人生道路上,不知道前进的动力究竟是什么。方锐的生活比他更为普通,想来应该更是不知将来去向何方。

方锐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一直沉默着,直到林敬言几乎要以为他判断错误的时候,他才似乎有点犹豫不决地回了一句:“嗯……差不多吧。”

差不多?方锐说了一句差不多以后就没有下文了,明显没有解释一下是怎么个“差不多”法的意思。林敬言也不好乱做猜测,只能顺着自己的意思往下讲。

“我其实也一直都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虽然成为了一个哨兵,我却依旧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在哪里。甚至说,尤其是在成为哨兵之后。在我还没觉醒的时候,我的人生目标虽然只是读完书开个小店,然后安稳地过完一生。虽然也很平淡,但我时常可以幻想那些我能做的那些事,让我觉得我还是有很多机会把生活变得很精彩的。可是自从来到了塔里,我就觉得生活越发单调了,生活的主旋律就是接任务,休息,想找个好姑娘谈恋爱都要受到塔的管理……搞得我都开始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了。”说到这里,林敬言又自嘲般轻声笑了笑,“所以说,有时候我是真的很羡慕你们,至少你们大部分时候都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

夕阳西落,沉入了地平线下。塔坐落在市郊,这至少给了哨兵向导们一个良好的环境。此时蝉声已消,大树下凉风习习,林敬言坐在比白天时凉了一点的草地上,只觉得心情舒爽,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将自己最近一直在想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样想着,林敬言又朝方锐望了一眼。他不肯讲出来,因此林敬言并不能确切了解方锐究竟是在为什么而烦恼。但是,人伤心时有个人陪总是会更好过一些的,林敬言不能分担他的烦恼帮他出谋划策,总还是能静静地一直坐在他身边的。

“我有一个计划,但是不确定到底能不能实施。”月亮又爬起来一些之后,方锐突然说。

“哦?那很好啊,你还有很多机会,自然是要想做什么就去做了。”林敬言似是有些欣慰地微笑着,用长辈的口吻鼓励道。

“好。”方锐的眼神瞬间就充满了坚定。他扭过头来看着林敬言,一脸的灿烂笑容正如之前。“林大大,你看你都是个首席哨兵了,整天想这么多烦心事干什么。我觉得你要自由可也是再简单不过了,哪天我把阮永彬叫出来,你就在一旁埋伏着,把他给劫持了,指不定塔里什么要求都给你答应了呢。不过林大大你还是没事干就去厨房多做两道菜算了,这么温柔的一个人恐怕是干不出什么照顾后辈之外的事了……”

林敬言没有再问,就一直坐在那里听方锐满嘴跑火车,他还觉得挺开心的。

然而现在方锐竟然一声不响地离开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提前告诉他,甚至连最基本的道谢都没有。他的计划,就是这样从自己这个带着他成长的前辈面前消失吗?

林敬言顿时觉得十分失落,生活也空虚了许多。他以为他已经得到方锐十分的信任了,然而……方锐就好像一个陌生人离开那样从他眼里消失了,而方锐于他并不是陌生人。

那个夏天,林敬言失去了他生活中十分重要的如调和剂一般的一部分,而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见到他,只能相信一切随缘。

————————————————————————

T.B.C.


评论
热度(7)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