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哨向练习【修伞】2

*私设有 尽量不ooc

尼玛昨晚上硬是码字码到了一点……没时间唠叨了只好今早来发_(:з」∠)_感觉码了好久才终于把预想中的情节码完了……也算是给了林方篇一个解释_(:з」∠)_

感觉这章私设大量出没啊_(:з」∠)_写起来感觉就像打副本一样_(:з」∠)_

其实我真的很想打叶橙tag_(:з」∠)_

话说林方篇和修伞篇画风不一样啊_(:з」∠)_我不是故意的_(:з」∠)_大段大段的心理描写真的是顺手就打上去了!╮(╯▽╰)╭┻━┻

其实个人感觉林方篇里老林的想法有点像两年前看过的一篇朝耀文里眉毛子的想法,不过……这两个人可完全不一样╮(╯▽╰)╭_(:з」∠)_

好吧放正文_(:з」∠)_

————————————————————————————

哨向练习【修伞】2

-

“叶修哥哥,你还不起床呀?”

“知道了,就起……”叶修慢悠悠地睁开眼,就见苏沐橙插着腰站在一旁低头看着他,后者见他睁开眼又加了一句:“早饭要凉啦!”

“好好好……”叶修从铺在地板上的凉席上坐了起来,随意瞄了一眼两米之外的小餐桌就知道今天的早餐其实是热不热都没关系的面包。他早就知道了“早饭要凉了”不过是苏沐橙叫人起床的常用句式,每天早上都要用一用,大概是为了强调早餐是她准备的。所以实际上这句话对于叫人起床并没有多大作用,无论叶修还是苏沐秋都对这话无动于衷。

“苏沐秋呢?”叶修环顾一圈,不见苏沐秋的身影。

“哥哥啊?他说他先走了。”

“哦。那给我拿枪来吧。”叶修也没说什么,只是照常准备好东西。

“嘿嘿,这个给不了啦。哥哥说你每次拿枪都要弄出不少动静,这次不给啦。”苏沐橙说着,嘴角露出一个俏皮的笑。

“不是吧?没枪我怎么干活啊?这么不厚道的还是你们兄妹俩吗?”叶修登时就不乐意了,瞪着眼睛看苏沐橙。苏沐橙被他看得怕了,连连摆手:“这个真不关我的事,枪可全被哥哥拿走了,他留下话说你拿刀去就行了,还能干净点。”

“我说怎么大清早的就不见人影了,原来是带着东西跑了。”叶修说着,抓了几片面包和一把水果刀就要往外走。

“不早了,都十一点了。”苏沐橙认真地看着他,补了一句。

“星期六你不用上学啊,故意晚叫我起来的吧?敢情你们今儿合伙来欺负我啊?”叶修无奈,也只能摇摇头带着刀走了出去。

-

叶修走在已经熟悉的路上,手上拎的袋子里藏了把水果刀就走向散兵招募处领任务去了。一个月下来,他也明白了苏沐秋兄妹俩的生活方式。散兵招募处是这个国家在塔之外设立的另一个特殊机构,和哨兵或向导没有丝毫联系,是为了那些因为身体有特殊缺陷无法加入军队却又有奇才的人设立的。几年前一次覆盖全国的争端“造就”了许多这样的人。这些无法入伍的人在散兵招募处领取一些力所能及的任务,完成就能领取赏金。任务也不是天天有,主要还得看当地治安。这时候就有这么一些人为了赏金故意搞出来些乱子了。不过这种人毕竟不多,有关部门的人也没在意,也不检查这些人的身份,毕竟是个普通人加入军队的待遇都比这好得多,更别提居住在塔里被好生养着的哨兵向导们了。而苏沐秋正是干这行的人。不过最近他并不怎么去领任务了,只是推个冰激凌车在路边摆小摊,要有哪个散兵招募处的兄弟想找点事儿就顺手帮一把。

叶修走到散兵招募处,又是随手接了个小任务。仔细一看,这任务真是小得不能再小了,督促闹市区的小商贩们遵守纪律,谨防小偷。叶修一边仰天长叹一声自己的命什么时候被自己作贱成这样了一边提脚就头也不回地像闹市区走去,心里想着什么时候出来个小偷也算是添点新意。

在闹市区兜兜转转了一会,叶修就走进了苏沐秋呆着的那条巷子里。苏沐秋果然还在那,还撑着那把纸伞。

“今天接了什么任务?”苏沐秋见他来了便问。

“无趣的小任务。”叶修说着,把任务书扔给了苏沐秋,“我觉得招募处的人已经打算把我们当城管使了。”

苏沐秋打开任务书一看,也是皱了皱眉:“再这样下去就没有收益了啊。”

“对……但是,你今儿怎么把枪给拿了?不服气啊?”叶修说着,脸上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

“对对对我就是不服气,行了吧?用刀子我是比不过你了,拿枪我还能输给你不成?”苏沐秋傲然抬头看着叶修。

“你比较擅长玩枪啊?早说嘛,给我把枪,我来会会你的枪。”叶修说着就向苏沐秋往冰激凌车里藏东西的地方寻去,还未摸索到什么,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喊:“抢劫了啊——”

叶修迅速抽回手转过身就向声音来源处跑去,想着终于有点不那么平常的事发生了,边跑边将口袋里的水果刀掏了出来,顺手就把刀套给扔了。这些平日里都寂静得不行的巷子他都已经挺熟了,判断出声音是从哪条巷子里传出的之后他就迅速在脑中整理出了过去的最佳路线。身后传来脚步声,叶修知道苏沐秋对这附近更熟,判断方位也恐怕要比他更加清楚,更何况解决紧急事件是能去散兵招募处领额外奖金的,苏沐秋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不过苏沐秋跑得比他要慢一点,叶修心下也是了然为何苏沐秋要拿枪了。

传出声音的地方在那一声呼喊后就再没了消息,但叶修无比确定他们还在原来的位置。他加快了脚步,三两下转到了那条深巷里。一个精瘦的黑脸男子正紧紧地勒着一个女子的脖子。叶修没有犹豫,直接冲上。

“喂你——”黑脸男子顿时惊慌了起来,只想着要说点威胁的话,却又突然发现眼前这人冲过来的姿势好像不大对吧?看这抓着刀冲过来的架势,是要帮着自己把人质了结了吧?男子恍惚着,甚至忘了牢牢掐紧手中女子的喉咙,而直到他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叶修迅速地、在进入能够接触到他的距离范围内后丝毫不犹豫地用刀背狠狠地敲中了他左臂的肘关节。他的左手顿时一松,紧跟着叶修的左手便又给了他的右手肘一记手刀——叶修的攻击又快又准,两下便卸了他手上的力气,他恐慌地凭直觉撞着身前的人质向前扑去,叶修却没理他,从他身前掰走了已经晕倒的人质就移了一两步向一旁退开。他提起了腿,狠狠向前一撞——

“砰!”

一声枪响。男子大腿上绽出一朵血花,向后倒去。

“哟,枪法真不错啊。”叶修回头,对着已经放下枪的苏沐秋说。刚才他留给苏沐秋的空隙其实并不算大,但苏沐秋还是准确地抓住了。“你处理人质还是这个抢劫犯?”叶修说着,踢了踢一旁呻吟着的男子。这人倒也不算太傻,看见有人拿着枪就不敢再乱动了。

“不用处理啊,打个电话给招募处叫他们过来处理得了。不然每次完成任务都要带着伤口血迹或者人质什么的招摇过市也太可怕了。”苏沐秋说着,掏出手机就拨通了电话。

“唔,有道理。”叶修把人质拖到一边后走过去坐在角落,点起一根烟悠闲地抽着。

这时苏沐秋打完了电话,斜斜地瞥了一眼叶修:“整天烟雾缭绕的,你也不怕把自己呛死。”

叶修也不在意:“对你们的影响还没对我的大呢,整天瞎嚷嚷,这么关心我啊?”

“靠!谁整天瞎嚷嚷了!我们明明每天都对你很包容好吗!”

叶修却没还嘴,而是另外提起了一事:“我说,我俩都一起过了一个月了,合作得这么愉快,你就没有收了我这个哨兵的打算啊?”

苏沐秋闻言一愣。那日他们未曾谋面便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只是都不揭穿,哨兵好奇地观察着向导,向导好胜地想要打败哨兵。叶修自那日与他们相识起就住进了他们家,一个月过去也从未提起过这事,也不见叶修有什么特殊的要求。虽然叶修一来就特别大方地交待了自己离家出走还不打算回去的事实,但苏沐秋还是觉得,叶修总有一天是要回去的。毕竟是哨兵么,总会追求更好的物质享受的吧?而今天叶修突然提起这事,莫非自己推断错了?

“为什么?”苏沐秋决定还是弄清楚事情原委。

“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比较实际,就是我带的向导素要用完了。”叶修说着,表情极其诚恳,“还有一个,就是,我喜欢你啊。”

“为什么?”苏沐秋脑袋一片空白,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说不出其他的话了。

“嗯,你明白我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吗?因为家里虽然可以不把我送进塔里,却也没办法提供我真正需要的。——不是说找不到好向导,而是找不到我想找的。我想要的并不是一个只能在生理上解决我作为哨兵的需求的向导,而是一个能与我的想法同步、理解支持我、陪着我去闯八方的人。而在这里,我找到了你。

“从在巷子里发现你的信息素,看见你藏的刀开始,我就觉得,这应该就是我要找到的人了。”

叶修说完了长长的一段话,再抬起头时,却发现苏沐秋愣愣地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听没听他说的话。

“不是吧,这么认真的告白你居然不听啊?”叶修诧异,稍微提高了语调,试图把苏沐秋从神游中拉回来。

“那我问个问题。”苏沐秋没回答,而是自顾自地问了,“我明明已经掩藏得很好了,为什么你还是能察觉到我的信息素?”

“你的枪法是不错,可是要说对向导能力的运用,虽然放普通水平里是不错了,可是我还是能察觉到啊,”叶修说,“这个你怎么能比得过我嘛。”

苏沐秋不得不暂时服气,却也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心里想着等我再摸索熟练了一定让你知道厉害。

“那,你这就算是同意了?”叶修站起来,慢慢走近,抓住了苏沐秋的手。

“嗯……好吧。”苏沐秋回应道。

这时招募处来处理的人终于到了,苏沐秋把任务书交上,领了数额不错的奖金,就被叶修紧紧地抓着手带着离开了。

路过他们最初相遇时那条爬满迎春花枝的巷子时,苏沐秋说:“喂,叶修,我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哈密瓜味。”叶修答道,“当时我就想,你卖这么多口味的冰激凌是不是就为是了掩盖你的信息素呢。不过,信息素和冰激凌,终究还是有区别的。”

迎春花早已过了花期,搭在矮墙上的枝叶交错,落下一小片荫凉,仿佛隔去了夏日的燥热与喧嚣。

————————————————————————————

T.B.C.

结尾是我对景物描写深深的热爱_(:з」∠)_


评论
热度(14)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