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哨向练习【林方】5

私设众多注意避雷

lo主文笔还没好到完全避免ooc的地步请小心

-

今天火车上码的,本来想分两半发的,当时信号不好没发出去,那就留着一起发了

这章就是个过渡章,顺便补全一下老林的设定

然而还是一不小心爆了点字数

锐锐出场超少……然而还是好不容易上线了终于

一写战斗场面就写到想吐

好像一个多月没更了吧

期考考砸了,lo主娘亲似乎在考虑最近就没收手机,然而lo主觉得看老爹的态度自己还是有一些希望的,至少可以留到暑假结束,希望不要马上回到手写稿的生活,因为lo主懒

希望能尽快写完修伞篇吧……林方篇我就不指望了

-

哨向练习【林方】5


秋高气爽。

燥热的夏天终于过去,林敬言站在梧桐树下,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凉风,心情简直是前所未有的愉快。

不过很快他就想起了今天要出任务的事实。

……唉,暂时让自己忘记这些麻烦事所得来的快乐果然是暂时的。不过他林敬言虽然在日常生活中是懒了些,出任务这种事他是一定会尽全力去做好的。更何况,今天是团队任务,他作为队长可是要担当好责任的。

“都准备好了吗?”林敬言对车内的人笑笑,敲了敲车窗。车内的人赶紧打开车门让林敬言进来。

林敬言才刚坐稳,车子就开动了。他向车内看了一圈,哨兵们彼此之间倒也熟悉,此时都坐在了一起,里面的两个向导则独自坐在角落,像是和哨兵们隔了一道厚厚的屏障。往常都会和大家聊聊天的那个向导,此时旁边正坐着一个新人。老向导明显也是顾及了新人的感受,这才带着新人坐在角落,没让其他人轻易接近。林敬言再仔细一看,发现那个新人竟然是阮永彬。于是他对他打了个招呼。

“好久不见啊,小阮。”

阮永彬抬头对他笑了笑,道了声“队长好”,而后便将头扭向了窗外。

奇怪了……林敬言虽不是向导,但他很会察言观色。刚刚阮永彬看他的眼神里有掩藏不住的抗拒,像是有什么事瞒着他不想让他知道。

“诶呀原来你们认识啊?我还说等着老林来了再一起跟你们介绍呢。”这时一直和他们一起出任务的那个向导惊讶地说,“这是塔里最近考核出来的向导,阮永彬,不用担心他的能力,他可是S级哟。”

“塔里终于给我们派新向导了啊,李姐你这是终于要跟你家气管炎好好过日子去了?”队里有人调侃道。

“陪着他也还不是一样总要出任务,哪能好好过日子呢。但那也比总和你们这帮不要命的混好呀。不过,你叫他气管炎,不怕我回去跟他告状?”

“诶诶不敢!求不告诉大哥!”那位队员连连摆手。向导姐姐的老公可是这队里的老前辈了,因为队里有更优秀的新人顶上才被伴侣软磨硬泡着劝退了的,现在队里的队员大多以前都是他小弟呢。

“行,你放心,这话我爱听,我不告诉他。诶,说正事,小阮第一次出任务,你们照顾着点,别第一次就给人家整出什么乱子来啊!”被队里一干小弟称为李姐的向导笑着说。

“放心,以后他就是我们小弟了,我们还不得罩着他?再说了,李姐你也知道这次任务简单啊。”

“任务再简单也不能放松警惕啊。”听到这里林敬言觉得自己不能不出言提醒一下了,于是笑眯眯地说。那帮闲聊着的年轻哨兵赶紧换了个话题。说真的他说话的时候大多笑着只是个习惯,然而不知怎么就被小队员们解读成了笑面虎的形象,林敬言表示自己很无辜,明明前辈们就没有这样误解过他。

车里众人还在聊着,林敬言的思绪却已经飘到别处去了。

他们是呼啸塔最牛逼的队伍,做的是最不为人知的侦查任务,队伍里的哨兵都是最厉害的哨兵,来配合的向导也是塔内最强大的向导。要照平常塔里肯定早给首席向导林敬言和这向导牵线搭桥了,但他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

是林敬言拒绝了塔里送过来的这位向导的简历。

当初林敬言刚认识这位向导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刚从圣所里走出来的好苗子,因为当时呼啸塔里缺人便被推进了最强小组。而林敬言一开始便对那位向导没有太多感觉,他们的契合度也不能让林敬言满意。说真的简历送到后来成为了呼啸塔首席哨兵的林敬言手上的时候他也曾犹豫过,毕竟队里这位向导是塔里最能力最强的向导,但慎重考虑了一番后他还是拒绝了,原因自然是万能的性格不和。

天下哨兵一般都比较莽撞,而向导则心思细腻,会考虑到很多事情,因此很多哨兵做事之前也都懒得考虑,让自家向导提醒他们。当然这也就是个一般形式,有个别强大的哨兵思维反而比自家向导还敏捷。而林敬言简直是哨兵中的奇葩,出身于没落的书香门第的他从小便学会了观察情况谨慎做事,这个习惯即便是到了圣所里也没有被改掉,这使他成为了公认的“哨兵里的向导”。

但他要是光谨慎就好了,那不过是多了个优点,可他还有那么一点点小自大,自己说过的事如果身边人不小心还栽在上头,他就会不自主地对那人不满。曾经有一次年轻气盛的他还差点和那个向导吵起来,原因就是“这点小事你一哨兵瞎讲究个毛”。

事后他意识到确实是自己不对,但也没跟人家道歉,这事就被这么得过且过地揭过去了。后来林敬言也觉得自己这大概是在圣所里培养起来的坏脾性实在不好,也就慢慢把脾气压下来了,这便有了塔里“林队长当初桀(diao)骜(de)不(yi)驯(bi)如今已被塔教育得温良谦恭”的传言。

教育个屁。那是老子觉得应该坚守家传美德好吗,关塔的教育什么事。林敬言腹诽道。

正想着,汽车便将他们载到了目的地。这里是N市附近的一个小镇,他们需要在这里潜伏几天,获取不远处一个疑似某国侦查据点的详细情报,从而为来日破坏这个据点做准备工作。

林敬言一行人找了个小旅馆住下,再无别话。

第二天他们装成是来淳朴的山间小镇游玩的厌倦了都市生活的城市居民去往镇郊,在旅游小道上往既定的方向摸索而去。

“诶队长你看,从这个方向看过去,那里是不是他们的基点啊?”一处小山坡上,一个眼尖动作快的队员小声招呼着林敬言,其他队员也纷纷凑了过去。林敬言向那边遥遥望去,那里有一座小房子,看上去确实是他们要找的侦查基点。

哪里不对……林敬言皱了皱眉,此刻他们远远看到的这种基点肯定是需要有人时常维护甚至保护的,他们过来的路上怎么会一个人都见不到?

一瞬间,周围似乎寂静得有点可怕。

“大家小心。”林敬言小声说。

下一秒就是一声枪响,所有人立刻蹲下躲在车后,从车前射来的子弹雨点一样倾泻在车上,枪火密度大得像是要把车打成筛子。林敬言看了看队员,大家对这幅景象反应都不算太大,只有阮永彬脸都白了,但也还抓着手枪坚定地望着他。

阮永彬怎么拿枪拿得这么快哦?是太紧张所以一下来就拿上了吗?林敬言心中固然有疑惑,却也没时间仔细想。对方火力其实杀伤力不强,所以他们才增强了枪火密度,试图以此增大打击力度。保护侦查基点的人一般都不会太多,林敬言从队员手中接过手枪,示意大家跟着他出去解决目标。

对方的火力确实十分密集,林敬言一出去就中了几彩,其他哨兵也是,但还好都是小伤。他们继续向前逼近着。

“对方的哨兵和向导也很强大!要小心!”那名姓李的向导在车后喊道。

林敬言没有回答,他相信车后他们的两名向导一定在对对面的哨兵和向导进行精神力压制,因为他感受到火力的程度降低了。做的不错……林敬言在心里默默给阮永彬点了个赞,他可以猜到一定是李姐在辅助他们,阮永彬在干扰对方。林敬言迅速抓住机会让一个普通人倒下了。突然,他看到对方居然换了枪。

妈的,对方居然还有更强的火力……林敬言趁对装子弹的空当又击中了一个人的右肩,随后逼得最近的他就在对方几近于乱射的射击下被打中了小腿。

靠居然是强效麻醉弹……随后林敬言就倒了下去。

“我靠!”车后李姐惊叫了一声,显然是接受到了林敬言最后传给她的精神波动:情况有变。

阮永彬没有说什么,但脸色是越发惨白了。他看了看手表,嘴里念叨道:“怎么还没来……”

“又倒下一个……”纷繁的枪声中李姐的脸色也逐渐苍白,今天他们只是出来初步探查,因此并没有带太多枪或子弹,而一旦他们的哨兵全部被麻醉倒下,他们两个向导可能就只有慢慢被包围的结局。

突然小道的另一头传来刺耳的刹车声,硬生生让本就紧张的阮永彬的大脑停滞了几秒。在这几秒里对方居然又击中了他们的两个人。

对方的哨兵很强大,火力也比他们强……阮永彬和李姐都是面如死灰。突然他们同时接受到一个精神波动:“开好屏障。”

他们防御好自己的精神世界的下一秒,就听到一声呐喊:“呼啸的人是能被随便动的吗?!”接着是一波强力的精神冲击。再之后,硝烟弥漫,万籁俱寂。

阮永彬瞬间就冲了出去:“我艹方锐你不要命了吗!”

对方的站位点之后,握着枪脸色苍白的方锐说:“没想到你们打剩下的几个全是哨兵向导……”

李姐惊魂未定地从车后钻出来,小声地问:“你,没把我们的人怎么样吧……”看清方锐的身影后她抖着声音叫了一声:“咦,怎么是你?!”显然她也是认识方锐的。

“是我是我,队里的人你不用担心,我相信阮永彬一定处理得挺好的。但是现在我们得先带着他们快点离开这里,你们这次的任务真是简直了,什么情况都没介绍清楚,连老林都被害得栽在这里了。”方锐皱着眉,揉着隐隐作痛的头说。

————————————

T.B.C.


评论(9)
热度(6)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