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米英】八题

给朋友的生贺,三十题里有八道米英,写完八道就发到这里来除除草

对我七月的更速也是无语了......

每个段子的背景不同,就不一一写出来了太麻烦了......

-

1.灵魂互换的一天
亚瑟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就看到自己的脸。为确认不是在逆光中看岔了,他使劲眨了几次眼再看,还是一样。
他不禁屏住了呼吸,眼睛睁大,眉毛也挑的老高,然后他确认了对面这张脸上的粗眉毛一动也没有动。很好,他不是睡到一半躺在了一面镜子前。
......嗯,是正常的三维世界啊。
他戳了戳这个自己的脸,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亚瑟,再睡一会儿吧......今天不干活......”
等等?!那现在自己又是啥?!
亚瑟掀开了被子冲到镜子前,发现镜子里的人变成了阿尔。
很好,不是变成了幽灵。
啊啊啊谁能告诉我这他妈是怎么回事?!我昨晚没有对自己施魔法啊?!还好今天可以不用出门否则我肯定要!他!好!看!
“怎么了,亚瑟——”床上的阿尔揉揉眼睛,看了看站在镜子前面的“阿尔”,望着他崩溃的表情愣了愣,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一副了然的表情,“没事,估计是你昨晚做梦的时候念错了什么咒语呢,反正你要是愿意我也不介意对自己的身体干些什么的,反正感觉是换过来了的嘛。”
“你大爷!”
--
罗丝按时到达亚瑟家的时候,看见来开门的竟然不是亚瑟而是阿尔还是挺惊讶的,心想亚瑟又施了什么奇怪的魔法吗。
然后面前的阿尔一脸烦得要死的表情跟她说“姐,是我,跟你说个事儿。”
里面的亚瑟一脸得意地说“其实我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的,索性别换了呗?这样换回来的时候感觉也不会乱啊。”
哦,她一切都明白了。
--
后来在罗丝查了许多魔法书之后,他们的身体第二天就换回来了。
但之后几天亚瑟还是拒绝出门。
原因......那一天他们并没有干什么特别的,只是在日常生活中打了个赌而已。
第二天亚瑟看着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印子简直无力说什么了。他怎么忘了输的是阿尔的话遭殃的是自己的身体呢。
------
我发现我写米英总喜欢带女体,尤其是罗丝姐姐玩= =
ooc求不打
前面总感觉自己在写叶蓝......总之就是不像米英【趴

-

2.停电
阿尔正躺在床上玩手机,亚瑟则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研究着什么。突然“啪”的一声,整个房间都黑了下来,只有阿尔的手机和亚瑟面前的电脑屏幕正发出幽幽的白光。
“......草。”亚瑟心想,还好这次老子用的是笔记本。他回头,看到阿尔正眨着一双蓝眼睛看着他。
“......怎么了?”他疑惑,阿尔却突然把手机锁屏了,这下他除了自己方圆几寸之内的东西什么都看不到了。他听见床上传来一些响动,似乎是阿尔下了床,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
“你知道吗......刚才你的脸被荧光打得就像你故事里那个金发的公主。”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堵住了嘴唇。

-

3.魔法
亚瑟的魔法偶尔会出错。
比如,今天他本来想让所有的粉玫瑰都开放,却错让所有玫瑰都变成了红玫瑰。
他怒气冲冲地想要挽救时,喝红茶的时间到了,于是他不紧不慢地泡起了上等红茶。嗯,这些红玫瑰就先留到喝完红茶之后再说吧,喝茶的时候看着也挺应景的不是。
万万没想到喝红茶的时候阿尔回来了。
“嘿,亚瑟!今天花园里开的怎么全是红玫瑰?”阿尔问着,突然笑了,“哦——我知道了!没想到你今天居然主动表示了啊!”
“嗯?什么日子?”亚瑟放下红茶杯子,表示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王耀跟我说,今天是东方的情人节。”阿尔在他耳边低语,而后干脆利落地撬开了他的双唇,舌头熟门熟路地侵入了他还残余着淡淡苦涩的红茶味的口腔。

-

4.电影
最近并没有什么好看的电影。
这是阿尔叫亚瑟陪他去看电影时亚瑟拒绝的理由。
“可是我们好久没去电影院了啊,我想去感受一下在黑暗里看着大屏幕吃爆米花和可乐的心情嘛——”
于是最后还是没禁住阿尔的折腾陪着去了。
电影票是阿尔早就订好的,亚瑟只跟着阿尔,也不知道看的是什么,就被他拽进了某个放映厅。
然而阿尔全程都没有像往常那样笑着大口吃爆米花,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电影屏幕,时不时扭过头看一下亚瑟脸上的表情。
亚瑟......他只是低垂着眉睫,时不时扫一下屏幕上的内容。
在电影即将落幕的时候,阿尔伸过头去吻去他脸颊上的泪珠。
屏幕上,美\国独立战争的最后一幕缓缓变暗。

-

5.黑暗料理
众所周知,亚瑟家的厨房是世界上最大的黑暗料理产出地。
因此所有人都对他家产出的食物避之犹恐不及。
除了他养大的阿尔。
著名的仰望星空被评价为“可以尝到十分少见的特殊味道混杂在一起”。

凡是烧焦的食物在阿尔口中似乎都和他家的速食产品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如果你要问他亚瑟家最好吃的是什么。
他回答的既不是比较正常的司康饼。
也不是小饼干或者红茶。
而是“亚瑟”。

-

6.料理培训班
“咦?你今天居然起这么早?”阿尔睁开眼,发现亚瑟已经坐了起来。这让他有点不爽,平时他们两个都是会在闹钟响起后立刻把它们关掉然后继续在床上赖着的,有时候还能在床上多酱酱酿酿一下——然而今天画风不对啊?起这么早被窝都不暖和了啊!
“嗯。”亚瑟点点头,“今天有点事。”
“什么事?”阿尔眨眨眼,“虽然每个星期六你都要去王耀家学厨,但他上个星期已经表示了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了你可以不用去了不是吗?”
“是啊,所以我最近打算尝试一下日式料理。”亚瑟就这么背对着他坐在床上,说话的时候头也不回,“约了本田菊。”
“哦,他倒是个十分遵守约定的人呢,”阿尔笑着坐起来在亚瑟脸上“叭叽”了一口,“早点回来,你要是觉得好就带回来给我尝尝呗。”
“你要是觉得不好吃怎么办?”
“没事,反正你做成什么样我都吃,只要是你做的就行,别人做的我吃着没味儿。”

-

7.病危通知书
“医生,他怎么样?”一有医生出来,阿尔就焦急地抓着他问道。
医生却没有回答,只是摇摇头,递给他一张纸。
是亚瑟的病危通知书。
“这……这不是真的吧?”阿尔紧紧地揪着医生,天蓝色的眼睛瞪得老大。而医生只是同情地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做好心理准备。”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阿尔逐渐模糊的双眼死死瞪着那张纸,试图看清上面的每一个字母,理解纸上所写的意思。亚瑟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他有胃病,而且还是如此严重的胃病——阿尔回想着,亚瑟似乎时不时就会肚子疼,而自己却老是拉着他去吃各种口味奇怪的快餐——自己不懂事害了亚瑟啊!
他的眼泪不受控制地落在那张纸上,一双颤抖的手几乎要把那张纸撕碎。
他要怎么样才能留住他?!

-

8.死亡倒计时【大约是#佣兵paro#之类的东西
他知道他们正坠入深渊。
身边急速的风刮得他浑身冰冷而生疼,他抬头向上看去,想看到自己下降了多少,却在发现眼前仍是一片漆黑后才想起自己在掉下前被戳瞎了双眼,此时汩汩鲜血还正从眼眶中流出,那似乎是他能感受到的唯一的热度。
也不是唯一。
他的右手正被另一只比他的手还要粗糙一点的手紧紧握住。那只手正将他的手握得滚烫而绞痛。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底端,他开始在这短短的十几秒里回忆这只手带给他的一切。
那时候,他还只是个藏在巷子里与垃圾桶同住的少年,现在正紧紧抓住他的这只手将脏兮兮的他从脏兮兮的地板上拉起来,不由分说地带到某个地方去,打架,训练......他总是说绅士的手不是用来肉搏的,但到最后总是安装炸弹拆炸弹还拿过各种各样的枪的他的的手反而比他的手还粗糙。他想起,在他跟其他人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那只手为了将他从致命一击下扯离不知为他挡过多少次捶打。
突然,一直就那样握着他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他知道倒计时马上会结束,努力做出一个笑容对他说道:“亚瑟,我们终于可以休假了。”
最后他听到:“待会我们去——”
属于他们的世界终于坍缩。

----------------------------------------------------------

其实很少写米英,写得不好请轻喷


评论
热度(9)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