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Gazes【韩叶友情向】

最近不怎么有空刷lofter,发一个短得不能再短的小短篇来除除草......

我不吃韩叶......唯一想得到的嘴炮梗又写不出来,毕竟我没有叶修那样的嘲讽天赋,sad......

尽量不ooc......

--------------------------------------------

Gazes

 

“你最尊敬的对手是哪位?”

当有人问出这个问题时,韩文清给出了人们最想要的答案。

“叶修。”

 

他们相逢,即是因为荣耀。

开服一个月后依旧保持全胜记录的两个人,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

当时韩文清成天除了升级就是泡在竞技场,等待一叶之秋来成为他的对手。可在他打败了第4xxx个弱渣后,他还是没有遇见一叶之秋。他略有些懊恼地停下来思考要不要换个方法,最终决定去各处打听他的去向,然后在他的必经之路上堵住他。他也没有忘记先搜一下一叶之秋的账号,确定系统显示玩家在线后,他就开始在地图上奔走,并凭着他的名声四处打探。

韩文清是个充满挑战欲的人,年少气盛的他为这事激动地黑脸泛起了红光,但这却并没有影响他如常的心跳和稳定的双手。

终于,一叶之秋出现在路的另一头。

韩文清一句话都不说,就操纵者大漠孤烟冲了上去。对方明显已经猜到了他的来意,一叶之秋举起了战矛。

他不知道操纵着一叶之秋的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他可以想见对方心中对此一定也有隐隐的期待。大漠孤烟的拳头挥起,韩文清内心里的期待已经满溢出来了!

与他一样竞技场胜率为100%的人,果然值得一战。

一叶之秋在最后竟然识破了他的想法,在最后给他补上了一刀。

虽然最后是他输了,但他并不感到失望或是沮丧。棋逢对手,这不是很令人兴奋的事么!况且他们的水平相差无几,这次是一叶之秋赢了,假以时日,大漠孤烟一定会赢回来!

至于那个爆出来的拳套,反正很快就会有更好的了,又有什么要紧呢,就当送给他了。

 

后来,嘉世与霸图相遇。

比赛还未开始的时候,韩文清也不管这是不是霸图的主场,就径直走向了嘉世的休息室。他拍了拍门,有人过来开了门。

“你们谁是一叶之秋?”一进门,他就对着里面的几个人问道。

“我。”一个看起来同他差不多大,似乎有点散漫的家伙站了起来,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你就是大漠孤烟吧。”

“韩文清。”

“叶秋。”

两个相貌与神态都迥然不同的青年友好却又带着分挑衅似的看着对方,目光中闪着锐意。

 

第八赛季,叶秋中途宣布退役。

韩文清在看到新闻后不久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作为相互对抗了那么多年的对手,他怎么会像那些乌合之众一样认为叶秋的状态已经下滑。事实上,与嘉世的每一场比赛中,最需要提防的就是一叶之秋了。

“这件事不对劲。我们都知道叶秋的状态离退役还远着呢。”

“确实,但我们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这件事,更没有办法替他正名。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已经退役了。”张新杰说,把一些关于叶秋的资料收了起来。

话是这么说……韩文清看着张新杰离去的背影,胸中却还盘桓着叶秋的情况,迟迟放不下去。

因为解决不了问题,所以就索性选择退役吗?想用退役来逃避事实吗?可是这样嘉世怎么办?苏沐橙那女孩子又怎么办?叶秋不可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可他真的放得下对嘉世的感情吗?

真是懦弱。思考到最后,他得出这个结论。

但这样的话,不就只剩他一个人了吗。他漫无目的地看着窗外,感到了些许寂寞。

 

“又来找我?”一叶之秋笑。

“找的就是你。”大漠孤烟又冲了过去。

“很可惜啊,如果你这里……那里……的话,赢的就不是我了呢。”

“下次再来!”

“下次?下次你也不见得会赢我啊。”

“光追着我打又有什么意思,好好练级才是正道啊。”

“我很忙的,还要带小朋友,没空天天跟你打啊。”

……

后来,韩文清去找叶秋都是直接出招,再也不想跟他讲话。

 

他不相信叶秋会放弃。

他知道他会回来。

 

……

 

叶修想必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了吧。

所以他离开了。

他不得不承认,叶修离开前的那个笑容,足够灿烂了。

虽然,还是有点可惜。

“你还要继续吗?”

“当然。你又有什么意见?”

叶修拿着一支烟,望向了远方。

“还是有点……羡慕啊。”

“那又有什么关系。”韩文清说,“你看见一叶之秋的时候,就当做是你自己在战斗好了。”

“有一天你再看到大漠孤烟的时候,也会当做那是你自己在战斗吗?”叶修反问。

“……会。”韩文清沉默了一下,又说,“当你看到大漠孤烟依旧那么冲撞的时候,你就当是我们两个在并肩战斗吧。”

叶修笑了。夕阳照耀下他的笑容既无奈又真诚。

 

韩文清看着手中大漠孤烟的账号卡,再一次坚定地把它插入了读卡器中。

---------------------------------------------------

end

评论
热度(7)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