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囚笼

最近发生了点事,随手写了点东西,凑个数。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aph后遗症,用的基本都是黑塔利亚的设定方式。

不理智,不人身攻击,不就事论事。

尚青山=三中,李凤旸=二中

-----------------------------------------------

尚青山在空寂的长廊中走着。

他的脚步丝毫不乱,但他的心里其实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纵然他的心中浪潮起起伏伏,他的大脑却还无比清醒,清醒得就像浸在冰水中一般。

李凤旸抄着手靠在尽头的门边,见他来了也不惊讶,只是说:“你终归还是来了啊。”

“是啊,到我了。”尚青山苦笑,叹了口气。

“当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李凤旸看着廊外繁盛的花木说,“什么时候才有止休呢。”

“你最好希望永远不要有那一天诶。”尚青山挑眉。

“也是,没有你,我也会很寂寞的。”

李凤旸轻轻阖上眼,脑海中便浮现出回忆中的过往。这时尚青山却推开那扇门走了进去。

尚青山站在门内,李凤旸在他身后说:“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决绝了?”

“不是我决绝,只是上司的命令难以违抗啊。”尚青山又叹。

“那,祝你好运。”

“嗯。”

又是这个熟悉的房间。

这个摆满了五花八门的试题集,除此之外似乎就只有一张书桌的,只要不开灯就永远光线昏暗的房间。

而这个房间,除了众多书籍之外,在书桌之下还有一具镣铐。

李凤旸和尚青山,曾经轮流被锁在这个房间里。

他们曾在一个繁星满天的夜晚,躺在草地上讨论为什么他们总是会被束缚着。那天晚上得到的结果大概是,他们的头脑永远以最快的速度接受着最大胆最激进的想法,并让不同的思想在脑海中肆意冲撞,而他们的上司则不同。他们与上司的想法,总是会冲突。

而作为伦理默认的服从者,他们就算不满,也很难激起多少浪花。他们往往没有多少权利反抗专权的上司。

上司说的就是对的。就算不对最后也会被说服。

他们的心总是痛着,翻涌着,进入了这个房间,然后逐渐麻木下来,再在彻底淡然后被放出来。

上司是不会关心他们的心的。至少远没有他们关心。他们不会关心每个孩子的不同个性不同天分,他们只关心一张张成绩条上面的小数字。

孩子们的心,只有他们在为他们痛着,上司不会感受到。

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们只能服从啊。


评论
热度(2)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