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噩梦之外【安文逸生贺】

一个小小的安文逸生贺,【一点都不】速撸
暗搓搓蹭个小乔的TAG……超遗憾没有写小乔生贺的,我明明这么喜欢他_(:з」∠)_
——————————————————————
左转,右转……
不对,不是这里。安文逸推开一扇门,看着满是尘埃的古旧房间叹了口气,重又关上了门。本着看看还能不能再发现什么东西的想法,他又推开了身旁其他的门,结果仍是一样,空无一人的房间。
怎么这样呢。烦躁渐渐涌上心头,安文逸加快了脚步继续向前走去。自己怎么会在学校里迷路呢?自己是要来找一样东西的,怎么找着找着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呢?不过说起这个,自己要找的……
是什么来着?
安文逸突然停下了,定定站在那里,回头望去。身后长廊两边的门都打开着,漏出里面凌乱的景象。他突然慌了,心中一片空白,慌不择路地逃离,在错综复杂的长廊间仓皇张望着。可是怎么……连出去的路也找不到了呢?
他大步疾走着,偶尔能看到房间尽头的窗外,落叶阔叶树下的草地,但目光所及之处依旧空无一人。他不断绕行着,却怎么也找不到与外界相连通的门。他贴在窗玻璃后,气喘吁吁着,望着窗外的世界。
……或许,是没有出去的办法了。还是死心吧。
远天隐隐约约传来一声鸟唳,似有白色飞鸟划过。
是什么事情,让你想要死心了?
好像是自己在问自己,又好像是别人在问,一个温柔的声音。
是什么呢。安文逸扪心自问,却始终想不起来。
白色飞鸟渐渐涌来。安文逸吃了一惊,目瞪口呆看着鸟群撞上了这座建筑物。玻璃破碎,横梁折断,墙壁崩塌。为首的那只一人高的大鸟在他身边盘旋,停在他身边。
那只白鸟开口,对他说道:“起床啦。”乔一帆的声音。
……什么鬼。安文逸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俯身看着他的乔一帆。
“你终于醒啦。你刚才一直皱着眉诶,是做噩梦了么?”乔一帆关切地看着他,“如果是为了什么事情心烦的话可以告诉我啊,我很乐意听的。”
“啊,没事了。”安文逸有些不好意思,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个,你的水放在那里,记得喝哦。”
“好,谢谢了。”在他刚搬进来的时候,乔一帆就开始每天早上给他倒一杯水,说是早上起来先喝水对身体好。
似是看出了他心中的不安,叠完了被子的乔一帆转过身就对他说:“不要担心啦,这些都只是开始,我们还会有更好的将来的。”
“我们。”安文逸在口中轻轻重复了这个词。
“嗯,我们。”乔一帆说,“我们在兴欣的庇护下成长,也会带领着它走向更好的将来。一定。”
“嗯,一定。”坐在床沿的乔一帆脸上不自主带上了坚定的笑容,注意到了这点的安文逸也不禁微笑起来。
不过是一些困难嘛,我还可以成长给你看喔。
————————————————————————
踩个尾巴……【趴】

评论(2)
热度(2)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