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大鹏赋【酒鱼】

ooc到飞起,这不科学,为什么我一写出来就觉得我庄好苏,他的可爱嗜睡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

咸鱼动笔码字,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各位爸爸请将酒鱼粮狠狠地砸向我吧!!!

不知道我把李白写得这么狗是不是因为昨天敌方李白连拆我方下路两塔拆完高低还跑了......可能不太明显,但还有后续,后续特别狗......

含一两句话的狄芳和备香

祝食用愉快,以下正文

---------------------------------------------------

大鹏赋


  “万古高风一子休,南华妙道几时修。*”


  庄周循声望去,就见李白正坐在酒家屋檐瓦顶上喝酒,眼里看着的不知是他还是他的鲲。


  有那么一刹那,李白以为庄周抬头看他的眼里射出了两道精光。不过只一瞬,他就变回了平常似醒非醒的样子,两道睿智的光芒消失不见。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庄周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说罢拍了拍身下的鲲就要走。


  “溟海不震荡,何由纵鹏鲲。*”


  唱出这句时,李白昂起头仰望着无垠的天空。庄周停了下来。


  “《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溟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一鼓一舞,烟朦沙昏。五岳为之震荡,百川为之崩奔。*”


  “好呀,”庄周轻笑出声,“你想随我的鲲鹏去九天云外么?”


  “不需要。”他大笑,“我自是大鹏。”


  


  “你方才说,你与我身下坐骑相同?”


  此时他们正坐在刚才的小酒馆里,庄周叫了一壶清酒和一碟小菜,正随意把玩着酒杯。李白有些诧异,他不过与对方说了几句话,就被请下来喝酒,这进展之快是他先前不报多少期望的。他本以为庄子这样深居简出的人,他得先费好大一番功夫,找到他的宅邸,再到他府上拜访几次,才能逢着他清醒之时,与他相谈甚欢。却不想他才到稷下几天,就在酒馆遇见了庄周,后者此时还在他面前一粒粒地啃着花生米。


  “当然不是!我指的是扶摇而上九万里的大鹏,蹶厚地,揭太清,亘层霄,突重溟。激三千以跃起,向九万而迅征。*”


  “哦?”庄周嘴里还衔着花生米,舌尖一动便将花生米扫入了腮帮子,“你还要凌驾于我之上,将稷下扰得天翻地覆不成?”


  “不敢不敢。”李白忙接,“南华老仙,发天机于漆园。吐峥嵘之高论,开浩荡之奇言。徵志怪于齐谐,谈北溟之有鱼。*”


  “倒是会说话。”庄周抿了一口酒,很是受用的样子。


  李白见状,将手中满杯的酒一饮而尽,嘴里小声嘟囔着:“好小家子气啊。”


  庄周闻言抬起眼来重新打量了一番面前轻狂不羁的剑客,青碧的眼里盛的满是讶异。李白不甘示弱地对视回去,却突然注意起庄周精致的五官,摆在他白瓷般的脸上,衬得他更宛如梦中仙。


  “小二?再上一坛酒来,要最好的。”


  李白暗自摸了摸自己的帅脸想道,还好老天捏脸时将他捏得一表人才,虽然不算帅得惨绝人寰,但也不至于因此被这人看轻了,说不定还能添些好感。


  “你再夸夸我这鲲呗。”庄周正掀了酒坛盖子往自己杯里舀酒,李白回过神来,等他盛满一杯后就劈手夺过舀子便喝,末了还得意笑笑。


  庄周也不恼,自顾自饮着杯中酒:“唔,真香。”


  “北溟有巨鱼,身长数千里。仰喷三山雪,横吞百川水。凭陵随海运,燀赫因风起。吾观摩天飞,九万方未已。*”李白唱罢,又饮了一大瓢。


  “好呀。”庄周又开始把玩他的酒杯,口中吟着:“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


  “扑通”一声,庄周的头就倒了下去,正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看上去睡得正香。


  “喂喂?不是吧?起不来了?”李白怎么摇他都摇不醒,一撩开他青色的发丝才发现他两只耳朵早已通红。李白咂了咂嘴,道了声“得罪了”便将趴在桌上不省人事的贤者打横抱了起来,匆匆几步走出酒馆将庄周扔到了鲲的背上。鲲似乎对此见怪不怪,悠闲地摆了摆尾巴就要走,却被李白抓住了:“能带我一起么?”


  鲲一甩尾就把李白摔倒了自己背上。


  “诶等等,我先进去拿那坛酒!”李白一个翻身又滚了下去,抱了那坛酒上来,“这可是好酒啊。”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鲲露出了一种名为嫌弃的表情。


  


  总的来说,李白在稷下的日子过得相当惬意。每天逗鲲饮酒,托庄周的福他葫芦里的酒永远喝不完。他在长安城时没什么酒伴,狄仁杰那家伙每天带着小耗子去办案拒绝丢下公务陪他喝酒,他也只能孤身一人在长安城瞎闹腾。就凭他前两次在长安城犯的事,估计他回去的时候还没踏入长安城就得被那只小耗子盯上了。


  他曾问过庄周的表字,后者当时却只是痴痴喃着:“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


  见李白还是一副不解的样子,他才悠悠说道:“胡蝶为周,周为胡蝶,区区表字,何足挂心。”


  “那李某究竟如何......”


  “此生如梦,时缓时倏。你我已为同辈,随意称呼便可。”


  “那,我便唤你子休。”


  庄周点头,然后又拉着李白去喝酒。想来他也是找到了酒伴。


  庄周好辩,辩术天马行空,常常拉着李白与他辩论。若是在饮酒时还好些,不多时庄周自己便开始胡言乱语,然后醉倒过去;若是清醒时,他就只好漫天胡扯,天花乱坠,说到最后,两人都是酣畅淋漓,却没人记得原先谈论的是什么。


  “我曾有一个朋友。”“是惠子吧。”


  这时候庄周会看着他笑。李白不知道自己在庄周心里是否有了惠子那样的地位,但他觉得庄周笑起来时眉眼分外可爱。


  他很庆幸,有这么一个机会,让自己遇到了他。在稷下这个小小的庭院里,在一人一鲲的陪伴中,他像是找到了自己的九霄云外,乘着六月的大风在此遨游。


  与他相遇仿佛真是一场梦,他趴在鲲背上想。他路过蜀地时,刘玄德那不要脸的还说什么他三顾茅庐才将小亮亮这只卧龙拖出来,你要见南华老仙那肯定是难上加难,还说什么兄弟我左拥亮亮右抱香香子孙满堂就给孤身一人的兄弟你点加持祝你早日寻得人生理想达到兄弟我这样的人生境界,也不看看他是什么妻管严养了个什么捣蛋儿子,还早恋。他才不要这样的人生境界嘞。


  “太白。”


  话不能这么说啊兄弟。刘玄德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我老婆和儿子只是生性活泼好动而已,他们还是很爱我的嘛。你看,有许多人相伴,是一件多么快活的事情啊。


  “我就喜欢一个人遨游九州。”重又想到这里,他竟觉得有点委屈。


  身下的鲲摇了摇他。


  “太白?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啊。”李白应了一声,这才意识到庄周正站在鲲旁仰头看他,白净的立案上挂着似有若无的微笑,很是好看。安逸的日子过得太久,都丢了自己身为刺客的警觉了,他自嘲道。“想大鹏,喷气则六合生云,洒毛则千里飞雪。邈彼北荒,将穷南图。运逸翰以傍击,鼓奔飙而长驱。*”


  “太白千里迢迢来稷下寻子休,可是有什么疑惑?”


  原来他知道我是特地来找他的。李白想,或许那日他正是去酒肆寻我呢。“确是。”


  “如今可找到答案了?”


  “我想是的。”他拍拍身下的鲲说道,“大鲲休憩于天池。”


  “那么大鹏为何迟未乘风起,翱翔万里?”


  “子休又为何与鲲安于稷下?”


  “这......”庄周又笑了起来,像在笑李白,“鹏程万里并非我的志向。”


  “好巧好巧,”,他大笑,“大鹏也没这个志向,他只是想到南溟休憩而已。如今,他在南溟找到了自己的宝物。”


  “哦?什么宝物?”


  “就是子休你呀。”李白向下伸出手去,“我想和你在一起,子休你愿意么?”


  庄周脸色暗了暗:“你刚才不是还喃喃自语说喜欢一个人遨游九州么?”


  “那是曾经,现在是现在。”


  庄周闻言垂眉低头一言不发,青碧的额发挡住了他脸上的表情。李白伸着手僵在那一动不动,几乎要以为庄周站着睡着了,直到庄周再次抬起头。


  “下来。”他直视李白,语气生硬。


  “我不下,你不答应我就不下。”李白犟着脖子回了一句。


  “你喜欢我还是喜欢鲲?”庄周挑眉,“下来喝酒。”


  “这么说你答应了?”李白一咕噜滚下去,“那必定要拿几坛好酒出来庆贺呀。”


  “几坛?你喝得完么?浪费我的好酒。”


  “不敢不敢,只是今晚必定得与子休一醉方休啊!”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庄周举着酒杯,摇摇晃晃,“太白,交杯酒,来不来?”


  “来来来!”李白忙勾过庄周手臂,仰头便喝,而后笑盈盈地看着他的子休喝下又一杯,喝得双颊通红,“今晚真是洞房花烛,春夜良宵啊!”


  “两个大男人洞什么房,”庄周嗔怪道,“要不是我没了老婆......”


  “我也没了老婆,可现在比起老婆我更想要你。”李白笑嘻嘻回道。


  “你个风流货色,滚开。”


  “从今往后我还就逮着你不放了。”


  “太白!你!”

  

-----------------------------------------------------------

这是个后续还有一篇的END,就是不知道写不写得完,有人想看吗

不知道大家吃得如何,反正我是写完自动脑补 结局.avi //////////

“*”都是引用的诗词,出处包括大鹏赋、逍遥游以及百度一下出现的各种李白的提到鲲鹏的诗句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9)
热度(116)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