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还得多练
大号发文,小号点赞,这是大号
↑是说,这个号基本不会推
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
已经是僵尸号了
从凹凸出来了 在小小号激情追星 搞丞正毕淳
懒癌一个 钢铁直男
是个死人了,为什么我的粉丝没有全部消失呢
专放sot的子博id:dongnanshuguang(东南曙光)

【七夕百日酒鱼DAY12】逍遥游[上]

看不看好像也没什么关系的前篇http://rivermirror.lofter.com/post/1d2e867a_bd13389

上一篇的热度竟然破一百了,历史最高热度啊,小透明诚惶诚恐,谢谢大家的厚爱了,但是我还是要说:

咸鱼动笔码字,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各位爸爸请将酒鱼粮狠狠地砸向我吧!!!

ooc到飞起,上篇比较冗杂,各位随意看看就好,后面备香出没

本来想写完的,结果拼死拼活就写了个上......希望没有错字......

顺便给参加了百日活动的大家都比个哈特!顺便一说其实lof有定时发布功能的0。0

以下正文

----------------------------------------------------------------------

  “啦啦啦啦啦。”柔和的歌声像水波一样推入他耳中。

  “子休你也太不厚道了,”李白躺在草地里可怜兮兮地说,“看见我残血了还唱歌。”

  “反正也不会真死,你挂了也还可以回泉水休息一会儿的嘛。”庄周心安理得地说,“死亡是美妙的长眠。”

  “长眠个鬼嘞,我就算挂了也会注意战场动向的好吧。”

  “嗯,所以说,我们再也体会不到死亡的乐趣了,真是可惜。”

  “一点也不可惜,真死了就不能再享受生活的乐趣了,也不能享受和子休你在一起的时光了。”

  庄周似是想到了什么,脸红了一下。

  “我还是很能满足你的吧?嘿嘿嘿,我可是怎么都吃不够子休呢。”

  “你去死吧。”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队友,他大概早就被鲲一尾巴拍死了。

  

  又一次告别了上前求战的诸位英雄后,他们继续踏上了旅途。

  “我怎么觉得想和你打一架的人那么多啊......”

  “有吗?那一定是他们看到我们天造地设,一对璧人,举世无双,所以心生嫉妒想要挑战一下吧。”

  “明明就是你干的坏事闻名遐迩......”

  “哪有,我干过的坏事那么少,最坏的一件也不过是吧你从稷下拐出来而已嘛。”

  平心而论,李白长得还是很帅的,不然当初庄周也不会略一思考就答应了他。和一个又帅又和自己性情相近的人在一起,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稷下留不住他,但这不要紧,这他一开始就知道,他跟出来就是了。反正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可以让他们尽情挥霍去云游四方。他还记得那天晚上李白对他说的话。

  我若未大鹏,子休可愿随我逍遥四方?

  当然,随你去哪。他笑着说。

  有李白这样一个伴侣真的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或许是他三生有幸吧。不过,就是有时候,他晚上做得实在太狠了点......想到这里,他的眼皮又开始沉重起来。

  “子休,走路太累了,让我上你的鲲坐会儿吧。”李白走在他的鲲身旁,又开始可怜兮兮地说。

  “你去稷下的时候不也是走着去的,不行。”

  “我去稷下的时候还有御剑飞行......”

  “那你就御你的剑去吧。”

  “可是御剑更累啊......”

  庄周没睬他。李白仔细一看,发现他又低着头睡着了。看来他还是太累了......可是他也累啊,李白委屈。自从他多次在鲲上对庄周动手动脚被庄周警告无果后,庄周就很少让他一起坐鲲了,就连鲲都不像以前那么愿意让他爬上去了。大家都是鲲鹏,你怎么那么不给面子呢......李白看着鲲忿忿想道。

  庄周说你是鲲鹏你就真当你是了吗,鲲想。

  不知走了多久,庄周忽又抬起头来,问:“是不是快到蜀地了?”

  “是啊是啊。”李白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道。

  庄周看了眼一脸乖巧的李白:“上来吧。”

  “好嘞。”李白一上去就环住了庄周的腰。庄周正要挣脱,李白在他耳边说道:“我和你一起睡。”说罢抱着庄周躺了下去。

  鲲想,心好累哦,有哪只红色的鲲愿意来和我谈个恋爱吗。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鲲在一片粘稠似水的空间中不断扭动着前进,搅得水下光纹蝴蝶般纷纷乱乱散开。庄周扭过头去看正一脸豪爽吟诗作对的剑仙,不觉有些难过。骑鲲出行尚且要经过如此遥远崎岖的路程,李白单凭一双腿、一把剑,不知经历了多少艰难困苦才到了稷下。还好自己把他抓住了,他想,从此他不再是孤身一人浪迹天涯。

  “蜀地也算是你的故里了吧。”庄周微笑,“走了这么久终于回到故里,你感到自在吗?”

  “自在?”李白说,“我想要放声歌唱,如果这也是自在的一种表现的话,那我确实感到自在。”

  “嘘,要出水了。”庄周说。

  鲲摆尾的动作越来越慢,直到它停在水下一处光芒大盛的地方。正当光线刺得李白睁不开眼的时候,鲲一跃载着他们出了水面。

  他们所到之处是一处泉水,一股瀑流从山崖上飞泻而下,灌入到这潭泉水中。这里似是崖壁上的一处平台,除了崖壁一侧,四周皆是万丈深渊,只有一条摇摇晃晃的索桥通向对面逼仄的栈道。

  庄周看了看云雾缭绕的四周,从鲲上跳下来用泉水洗了洗脸。

  “太白,你当初也是走这些索桥栈道过来的吗?”

  “没有,我没走这条路。”李白说,“我一般都是走极西之地,那里黄沙漫天,但若是沿着绿洲行走,总能到达更富饶的地方。”

  “极西之地啊......说不定那里才是最富饶的地方,谁知道呢。那里的黄沙如同大海一般浩瀚。”

  “我听闻那里有空中楼阁,还有蜃楼王,我曾试图去寻,却从未见过。要说起来,我倒以为那边的路好走些,不似蜀地这般险峻崎岖。”

  “山路曲折险远,说不定是件好事。”庄周光着脚站在浅水处,为正在休憩的鲲擦拭身体,“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我倒觉得子休你便是这神人。”李白笑吟吟看着庄周道,丝毫不掩目光里的倾慕。

  “我也是凭了鲲鹏之力啊。又或许,此时我们都是这类人吧。”庄周拍了拍鲲的脑袋,坐了上去,“上来吧。”

  “来咯。”李白一个翻身滚了上去。鲲神气地摇了摇尾巴,搅得四周浓重的云雾支离破碎,成丝成缕。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已手抚膺坐长叹。*”

  “这蜀地的路,可比大唐巴山楚水还要崎岖得多。”

  “幸亏有鲲。”

  “刘备的住所,就在那一片最是良田肥水的富庶之地。”

  

  他们走在城中市井时,那巨大的鲲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他们实在太过惹眼,以至于他们到刘府门前后,李白栈道门前还未叫门,大门便被打开了。

  “李太白,好久不见啊!”开门的竟是刘备。他与李白打了个招呼就看向了庄周:“这位乘着鲲的便是南华老仙吧!没想到你真的把他带出来了!晚辈刘玄德,还望庄子赐教。”刘备作了个揖。

  “你我皆已为游于八荒之人,不必多礼了。”庄周从鲲上下来,“只是我们怕是要在府上小住几日,希望不致打搅。”

  “哪里的话,玄德可是高兴得很呐!请随我来吧。”刘备向院中走去,向庄周指引了一处留鲲的地方,又对李白说道,“上次你来的时候尚香不在,她可一直埋怨我没留住你呢,这下她肯定高兴坏了,得一个劲找你切磋呢。”刘备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刘备,今天家里有客人?怎么不早告诉我——诶呀,那位莫不是青莲剑仙!”正说着话,就见亭中一个绿色的身影穿过层层回廊向他们飞来,两条乌黑的大辫子像翅膀一样在空中摆动。不一会儿,就见孙尚香站在了他们跟前。

  “这人来无影去无踪的,要走要留都没个准信,我也没法告诉你呀。”刘备说着,隐隐有些醋意。

  “不错,我正是李白。想必这位便是孙尚香小姐了,果如江湖人所说,动若脱兔,却端的是一副可爱相貌。”李白潇洒道。

  “青莲剑仙更是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如小乔所言风流倜傥。”孙尚香脸红了一瞬,“不如与我比试一番,也让我领教领教你的厉害。”

  “尚香啊,李白行路辛苦,初来乍到,比试的事我们改日再说吧。”刘备劝阻道。

  这时,庄周的声音悄然在他们身后响起:“来迟几步,希望还未错过与尚香小姐见面。”

  孙尚香回头,就见一个青色头发的男子向她走来,眯着眼的笑容温柔似水。“这位是稷下学院的庄子。”刘备忙介绍道。

  “庄子儒雅非常,惊才绝艳,尚香自愧不如,还愿与君同行以致学。”孙尚香眼睛一亮,叹服道。

  “过奖了。若是不介意,直呼我庄周便好。”庄周嘴角上扬,悄悄露出一个有些得意的微笑。

  “好。”孙尚香点头,好奇道,“听说你以一只大鱼为坐骑,不如带我去看看?”

  “好呀,他很欢迎别人去夸他的。”庄周领着孙尚香便向回走去,二人相谈甚欢,留下李白刘备二人相顾无言、风中凌乱。

  

  花间月下,举酒言欢。

  “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

  “好!今儿真是花好月圆夜呀!”

  “可惜了诸葛那家伙不在,看来他是无福消受这明月佳酿、花间好景咯!”

  “亮亮他大概在观星吧......”刘备弱弱插进一句。

  “他不在才好呢!他在的时候总是煞风景......”孙尚香猛地拽过刘备的手臂,恶狠狠对他说道,“刘备你以后不准理他只能理我,不然我就回江东去,再不回来了!”

  “哈哈,也叫他知道知道什么是最煞风景!”

  “好,好......哈哈哈哈......”刘备看着面前喝得面色通红的两人,不禁感叹,果然酒后吐真言,香香果然是爱我的!他高兴得想流泪,不过男儿有泪不轻弹。

  比起喝起酒来叫得一句比一句高的李白和孙尚香,庄周看上去要安静得多,只是时不时打趣两句,不过他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一边饮酒,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还时不时茫然地看看夜空中的月亮或是盛开的花丛。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将进酒,杯莫停!*”

  “你们这次出来,最终是想去哪呢?”

  “哪儿都去。子休总是在梦里看世界,我要带他走遍天下。”李白说着,突然高唱一句,“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胡为乎来哉!”孙尚香也跟着叹了一句,随后便倒在了桌上,还抓着刘备的手臂。

  刘备无奈,宠溺地笑笑,将孙尚香抱回了寝室。

  庄周饮尽杯中酒,趴在李白肩上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他倒在李白肩上。游来的鲲将两人背了回去。

  

-----------------------------------------------------------------------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填完下篇的T.B.C.

可能我填完再去找伏羲要一天?

*依旧是引用诗词,出处包括逍遥游、蜀道难、春夜宴从弟桃花源序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6)
热度(42)
 

© 河镜知浅 | Powered by LOFTER